收藏本站腾讯微博新浪微博

经典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蓝色理想 最新研发动态 网站开通淘帖功能 - 蓝色理想插件 论坛内容导读一页看论坛 - 给官方提建议

论坛活动及任务 地图和邮件任务 请多用悬赏提问 热夏来袭,选一款蓝色理想的个性T恤吧!

手机上论坛,使用APP获得更好体验 急需前端攻城狮,获得内部推荐机会 论坛开通淘帖功能,收藏终于可以分类了!

搜索
查看: 20586|回复: 45

[闲聊] 用“超维投影理论”认识世界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9-8 16:19:2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drkiller 于 2020-3-6 10:07 编辑

文/邓炎佳臣

无论世界是什么、无论怎么看待世界,世界总是自己看待的那个样子——这是不是在说我们一直被“看待”欺骗了呢?是需要寻找什么,还是要还原什么?亦或者说只有在“看待”之外才是真实?在此本文并不满足于“观察者观察到的世界是什么样子?”,而更想要进一步探求“观察者观察到的世界为什么是这样而不是那样?”

弦理论假设:世界是由弦构成的。本文试图要讨论的是:观察者也是弦,其所观察到的一切也是弦,那么作为弦之一部分的不同观察者会如何来观察弦的世界,又会如何根据自己的观察来构建各自的观察结果呢?本文试图想要摆脱观察者的视角局限,站在观察“不同观察者观察世界”的角度来审视这个“观察者观察世界”的世界。

目录

一、世界的模样
二、时间旅行
三、物质与精神的统一
四、宗教科学吗
五、多维平行宇宙
六、宇宙的膨胀与坍缩
        1、谁在膨胀?谁在坍缩?
        2、螺旋轨道背后的秘密
        3、银河系看起来为什么是这样?
七、量子魔术的秘密
        1、显示器世界
        2、为什么量子看起来这么不可思议?
八、寻找上帝粒子
        1、弦的前世今生
        2、电磁波的微笑
九、世界是不是永动机?
        1、肉眼显示器的证据
        2、电影特效的极限
        3、“测不准原理”的原理
番外篇:两则眼识界的冷知识
        1、如何在现实中观察眼识界?
        2、为什么视觉对水平更敏感?
十、超级天眼
        1、天眼的立体投影机制
        2、开启眼识界之旅
十一、苹果落下的秘密
        1、“太空隧道”与混凝土搅拌机
        2、六识原代码
        3、“万有引力”的大片
 楼主| 发表于 2016-9-8 16:56:0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drkiller 于 2020-2-8 07:11 编辑

一、世界的模样

弦理论假设:弦是世界的基本构成单位。弦是这个理论定义的名词,大家先别排斥,弦与本体、法身等等一样都是理论的名相。存在必须与观察对应,观察是基于存在的自我观察,因此观察是弦对弦的观察,观察者是弦,其所观察到的一切也是弦。

先从弦的空间形态的角度,来宏观审视我们这个三维空间加一维时间的世界,这个世界大体来说即是银河系:
001.jpg

002.jpg

半径n万光年的盘状星云,中心是一个黑洞,这是以三维空间的认知方式所看到的世界。如果时空一直都是平坦的,那么这么认知也没什么问题,问题是爱因斯坦已经证明了时空不是平坦的,而是随引力场扭曲的,那么想要认知三维空间扭曲的结构,就必须要超越三维从四维空间的角度来读解,这样才能理解三维空间是如何扭曲的。

与三维思维的人谈四维构造的理论,就必需要在认知上降维,因为三维人看不到第四维,所以先把三维的银河系空间降为二维的一个有弹性的膜,这时就可以把《相对论》中引力所产生的时空扭曲看作是膜在第三个维度上的凹陷或者突出,以上这是《相对论》的内容。

由于世界是相对封闭的,所以这个膜也应该是闭合的,那么根据这些认知就可以把世界在四维空间的认知上理解为这样一个形态:
003.jpg

总的来说是一个苹果形的弹性的膜,所有世界中的物质、能量、虚空都在膜上,这就是从四维空间的角度来理解我们这个三维空间加一维时间的世界的弦。

弦可以理解为不断弹动的波,就好象琴上的弦一般。只是需要转换一下思想:在空间形态上,琴上的弦大体上是一维的线弦,而银河系的弦是三维的体弦,在认知上把三维的体弦降维,就成了二维的膜弦。

在这个膜弦上,大体上来说纬度是空间维度:
004.jpg

经度是时间维度:
005.jpg

这个膜弦并非是平滑的,因为膜上的物质能量会产生引力,引力会令膜向内凹陷,因此凡有星体能量的位置都较凹陷一些,而虚空的位置就较平一些。银河系中心的黑洞由于其引力太强,以至于把膜凹陷透了;另一方面,银河系从中心到边缘物质能量越来越稀薄,凹陷也会越来越平缓。因此大体上来说银河系三维空间加一维时间的世界,在四维空间中的结构是一个类似苹果形的膜弦,而黑洞则是苹果形膜弦的最大扭曲点,黑洞的三维空间尺度看起来似乎为无穷小:
006.jpg

银河系在空间上不断的围绕着自己的轴旋转,在四维空间上看来应该是这样:
007.jpg

在时间上则是如下图这样流动,这是在三维空间上所谓的时间维度,但在四维空间上,三维的时间维度被整合到第四个维度的空间结构中来了,也就是说在高维空间看来,低维空间的时间维度只是高维空间中,多出来的那个维度上的一个空间结构:
008.jpg

即是上图中四维空间里这个箭头方向的空间结构。在三维空间里,时间维度可感知但不可见。而在四维空间里,三维空间的时间维度是可见的,而且是苹果形态。

在高维空间范围内,低维空间的时间维度可以被解释为,高维空间在低维空间中多出来的那个维度上的扭曲结构,即低维时间轴被高维空间结构给整合了,这可以作为高维理论是否对低维合理解释的依据。按照这个逻辑来推理,四维人一瞬间就能看到三维空间的整个时间维度方向上的轮回历史,他们不需要经历这个轮回的漫长时间,或者说四维人超越了三维世界的时间。五维人更夸张,一瞬间就能看到三维空间的所有轮回历史,即三维空间的多重平行宇宙,或者说五维人超越了三维世界的轮回。

四维人一瞬间就能看到三维空间的整个轮回历史,这个类似于三维人能够一瞬间快进观看二维的电影胶片。五维人看平行宇宙,类似于我们在电视台同时看多个监视器观看多个电视频道。如果说三维人所处的是观众视角空间,那么四维人所处的是放映员视角空间,五维人所处的是频道转播员视角空间。

银河系的膜弦就好象一个不停围绕着空间轴旋转,同时又不停在时间轴上流动的泡:
009.jpg

当这个膜弦展开时,时间与空间是分离的两个维度,所以我们以为时间与空间是两回事,但在黑洞位置,即三维空间扭曲点位置时,时间维度和空间维度看起来似乎合二为一了,所以一切把时间与空间两个分量分离运算的物理学公式似乎都失效了,这里似乎形成了一个三维空间的奇点,即时间与空间的融合点。在三维空间看来,四维空间的第四个维度似乎卷曲成了一个点,这是因为我们三维人被三维空间观禁锢了,无法观察到第四个维的结果。

如果我们能够打破三维思维的禁锢,形成四维空间思维,那么就会发现黑洞实际上是打开更为广阔的四维空间的钥匙,而我们整个三维空间只是其中薄薄的一层膜。下面就简单介绍一下如何打破三维空间观的禁锢,从而达到四维空间思维,类似从四维到五维……乃至更高维都是用类似的方法。

当我们在平面上看到三维方,即正六面体的投影时,应该是这个样子:
010.jpg

在平面上看六面体的背面时,会感觉背面比对着我们的正面要显得小一些,但实际上这两个面的大小是一样的,背面之所以看起来比较小,是因为背面在第三个维度上离我们较远,所以显得较小,这只是空间的透视效果。

那么我们所看到的四维方,大概是这个样子:
011.jpg


其“里面”的方看起来比“外面”的方略小,并不是真的一大一小,而是“里面”的方在第四个维度上距离观察位置较远,视觉上的空间透视效果让它显得较小,而实际上“里面”的方和“外面”的方大小是一样的。

各维度方的衍生是这样的逻辑:
012.jpg

银河系膜弦这个苹果一般的模样是一个四维空间的圆,如果一维的圆是一个环,记作C1;二维的圆是一个饼,记作C2;三维的圆是一个球,记作C3;那么四维的圆则是一个“苹果形”,记作C4:
013.jpg

类似的,中轴部分看起来较小,是因为这个部分是在第四个维度上的延伸,离我们的观察位置比较远,所以看起来比较小。从四维空间的角度看来,外面膜空间的大小与中轴处空间的大小是一样大的,这个苹果形的膜实际上是一个四维球体在三维空间中的投影。在扭曲点上这里的三维空间看起来似乎是无穷小,这实际上意味着这个三维空间在时间轴上距离我们无穷远。在这个苹果形膜上,我们看中轴处似乎显得很细,而外面的膜似乎很大,我们以为银河系星晨的空间很大,而黑洞的空间很小,这是因为我们总是习惯站在三维空间的思维逻辑得到的观念。

人也是由物质和能量构成的,所以人也应该在这张膜上,我们所认为的每一个人是整个膜上的一个小片断。我们不能直接看到人与人,人与世界是一张膜,是因为我们总是用三维空间的观念来思维,而不能站在更高的维度思维,所以那个连接人与人,人与世界的在第四个维上扭曲的、部分的膜被我们忽略了。

当我们向世界和他人投射能量时,这些能量会在这整个苹果形膜弦上传播,也就是在整个四维空间中传播,或快或慢都必然会回馈到我们自己所在的膜弦,产生回馈性波动,塑造出弦新的形态。因此可以这样说:整个世界是一个不可分割的整体。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9-8 16:59:4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drkiller 于 2020-5-15 15:21 编辑

二、时间旅行

如果按照上文的四维透视逻辑推导,在第四维时间轴上黑洞距离我们观察位置有久远的距离,当我们沿着时间轴旅行时,以超光速向着黑洞的方向不断前进时,会看到银河系过去的历史画面,甚至会看到原始的银河系,上一代的太阳,看到所谓的上一次“银河系大爆炸”,即那个世界开始的“奇点”。相反如果我们以超光速向着银河系的边沿不断向外走,并不会到达其它星系,而是会看到银河系的未来,未来的银河系,下一代的太阳,我们会看到世界逐渐变坏并消亡到空。

然而事实上奇点不是一个点,而是一个与现在的银河系空间同样大小的三维空间,之所以我们认为它很小,只是因为它在时间维度上离我们太远了,看起来显得小。

相对论认为当人进入到黑洞时,时间会越来越慢,最后会停止。这是因为在三维空间看起来,第四个维度的投影在三维空间上被压缩了,看似在很小的距离间运动需要很长的时间,显得运动的时间变长了。

但真正进入黑洞的人不会感觉自己的时空被挤压,因为在四维空间看起来,黑洞处的时空与外面膜的时空是等效的,进入黑洞的人还是一样会经历同样大小的银河系三维空间,并在这个空间中经历等长的时间。三维人不能够穿过黑洞,只能按照时间的顺序在“穿越黑洞”的过程中体验银河系逐渐消亡的过程,实际上三维人无时无刻不是在“穿越黑洞”的过程中。

但四维人能够穿过黑洞,因为他掌握了在时间轴上穿行的能力,即在三维空间之外的第四维空间上穿行的能力,他们凭借四维思维具备了超越三维思维的极限速度——光速的能力。当四维人沿着银河系膜弦穿过黑洞后,会来到黑洞的另一边,即白洞。在此应该会看到银河系大爆炸,银河系大爆炸大约是白洞现象,在这个过程中,他不但会看到银河系的整个发展演化史,而且还会发现银河系不断生灭演化轮回中的规律。

这个银河系多次轮回的维度就是四维空间中的时间维度,如果有五维空间的人进入到我们银河系中,他应该有能力穿过所有轮回的四维空间中的时间维度,能看到银河系轮回的所有解,即他能看到这个三维世界的所有平行世界。

黑洞:
黑洞照片.jpg

准确的说不是一个三维空间位置,而是三维空间加一维时间在四维空间中的透视消失点,有点类似于我们在笔直道路中望向远处时在道路中间看到的透视消失点:
赛车道.jpg

黑洞是四维空间的第四个维度,也就是时间维度的延展方向在三维空间上的投影。黑洞之所以看起来又黑又小,是因为我们的三维思维习惯阻碍了对第四个维度的观察,这个小而黑的现象应该是我们用三维思维所观察到的“第四个维度的观察不到”。这就好象道路的透视消失点之所以又黑又小,是因为长期在地面二维平面上生活养成的二维思维习惯令我们观察不到空间的第三个维度,这个小黑点是用二维思维所观察到的“第三个维度的观察不到”,只要能够开上飞机突破二维地面视角飞向第三个维度——高度,我们立刻就会发现这个又黑又小的透视消失点处的道路和我们所在位置的道路一样宽阔:
F1赛道.jp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9-8 17:07:0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drkiller 于 2020-5-15 15:50 编辑

三、物质与精神的统一

前面主要是从空间的角度来谈弦的形态,从而理解世界的宏观物质能量形态,这一次从解析的角度来谈弦的性质,从而理解信息意识的微观形态和性质。当然宏观和微观在弦这个概念里是统一的,弦本身无所谓大小宏微、物质精神,弦在一切尺度上都是等效的。

下面是三个从低维度到高维度空间上振动的弦:

014.jpg

一维弦就是纵波,转化成空间是点在圆环线上的圆周运动;二维弦是横波,转化成空间是圆环在平面上的圆周运动动;三维弦在这里称之为螺旋波,转化成空间是圆饼在圆体内的圆周运动动。四维及以上的高维弦由于超出了三维思维范围,在此都称之为超弦,转化成空间是圆球在四维超圆内的圆周运动动。

在这里可能需要思考的是:并不一定是存在了不同维度的空间才产生了不同维度的弦,空间可能是弦振动的残留影像的余迹的集合,是弦的不同振动方式的可能令观察者在感观上产生的幻影。

那么弦是如何幻化出我们所看到的世界呢?主要通过两种方式:1、分形;2、映射。分形和映射不但能产生物质能量的现象,而且也可能产生意识思维的现象,因为我们的感受、情绪、思维、梦境、记忆等等也具有弦波动的特性。

1、分形:

可以把弦的振动想象成一辆汽车在一个周长为10公里的圆形公路上行驶,车每跑一圈就意味着弦振动一个周期:

分形_汽车比喻01.jpg

当车跑得比较慢时——比如10分钟一圈时,我们能够清楚的看到汽车的行驶过程,即车在圆形公路上行驶。但是当车开得非常快时,比如说一秒中跑1亿圈时,我们就无法观察到汽车的行驶过程了,也就是说汽车似乎“消失”了,但是此时我们也不会认为汽车的一切都完全“消失”了,而是会把这辆高速行驶的汽车看成是一个周长为10公里,横截面为汽车前视截面的“圆环体”,甚至会认为它是一个固态的、不会运动的“圆环体”:

分形_汽车比喻.jpg

这样在观察上把“行驶的汽车”看成“圆环体”的过程就是分形。

可以这样来理解分形的过程:

015.jpg

左图是一个频率较低的母弦,由于频率较低所以我们能够观察到它的形态。但是当这个母弦变得如中图频率过高时,我们粗糙的观察力就难以分辨振动过程中的形态,那么我们会关注什么形态呢?会自然关注振动极点的形态,即母弦上下两个边沿的形态,此时我们就以为这两个边沿是两个一级子弦,久而久之习惯了这种观察方式之后,我们就忽略了母弦的存在,以为只存在两根一正一负的一级子弦,这个过程就是分形。

三维人通过感受二维弦来想象三维空间,因为三维人能够直接感受的是二维弦,而二维弦每一次分形总是呈对的衍生,所以我们感知的一切现象都是辩证的,有正必有负,有阳必有阴。

分形的机制可以无限迭代,一级子弦还能分形为二级子弦,直到N级子弦,只需要一个母弦就能够分形出2的n次方个n级子弦,而且n可以趋于无穷,所以在一个维度中即使只有一个弦,其分形衍生的现象也能够达到无穷丰富,在现象界无穷是分形所导致的一个性质。

在分形中,母弦所包含的信息量要比子弦更全面,因为子弦不包含母振动形态的信息,只有振动极点的信息,而这些信息母弦全都有,所以可以说母弦是子弦的全息弦。这就好象“汽车在周长为10公里圆环形公路上行驶”的图像包含“周长为10公里、横戴面为汽车前视截面的‘圆环体’”所不具有的一切汽车细节信息,而“圆环体”图像则无法显示这些细节信息。

016.jpg

由于分形的母弦与子弦之间的振频存在级别性差异,所以分形的母弦和子弦必然位于不同的振频级别,那么分形就应该是跨越振频级别现象,并且在这个过程中产生新的低振频级别。

是三维人能够直接感受的是二维弦,由于二维弦分形的子弦成对呈现,因此意识会呈现出对立或辩证的形态。

2、映射

映射就是投影,就好比我们在太阳下身体投影在地面上的影子,或者三维零件投影在正面、侧面和顶面的三个平面上的影像,镜子的反射影像、电影的投影影像等等,映射实际上也是不存在的影像。下面左图二维的正弦波映射到一维的线上就显示成了一维的纵波,右图三维的全对称双螺旋波映射到二维的平面上就显示成了二维的正、余弦波:

017.jpg

在映射中,母弦包含的信息量要比子弦更全面,因此可以说母弦是子弦的全息弦。映射也能够无穷叠代,犹如两面镜子之间无穷反射形成无穷的幻影一般,所以即使一个弦也能够通过映射来幻化出无穷多弦,产生无限丰富的现象。

由于映射的母弦与子弦之间的振频没有级别差异,所以映射不能产生不同的振频级别,只能在同一个振频级别中产生映射现象。

3、下面来谈一下意识思维、信息能量与弦的关系

为什么天人和有神通的人能够知道我们的心念,而我们不能知道他们的呢?这是因为天人和有神通的人所感知到的,是分形或映射中的母弦,我们由于观察能力太粗糙、观察角度单一而只能感知子弦或低维弦,自然我们的一切心念天人和有神通的人都知道,因为他们感知到了我们的弦的全息影像,而我们只能感知到其中的一部分,能力强一些的能够多维度辩证看问题的人,或能够看到母弦的多个子弦或多个投影,但都不如天人和有神通的人看我们这么透彻。

由于母弦总是比子弦的振频高,或振动的路径更丰富,所以信息含量更大,能量也会更高,方法和路径更丰富,母弦的观察者相应的能力也就随之越强大,意识和思维也就越全面、越智慧。如果观察者能够看到最高维度中的最高全息母弦,就能够看到一切维度中一切平行宇宙中一切时间轮回里的一切弦,应该就会成为无所不知、无所不能的人。

那么我们如何来提高自己的信息感知能力,提高能力和能量呢?大致上来说,至少有两种方式:1、提高意识振频;2、超越意识维度。

提高意识振频就是与比自己思维维度更高的人在一起多交流,通过亲近的意识网络,善知识的高振频、高维度会带动自己,使自己的振频和维度也随之提高,对母弦波动过程中的信息就能够越来越精细的感知,意识思维也会越来越精细,观察视角和信息越来越全面,以前的潜意识会逐渐显现在我们的意识之中,被我们所读取:

018.jpg

在上面两图中,由于只是在一个逻辑方向上提升,所以是片面的提升,就好比我们听了一个结论就认为这是唯一的真理,那么就会形成偏执于这个高维结论的提升。在中间两图中,是在一个维度上辩证的两个方向上提升,是比较全面的提升,就好象我们听了一个结论,并不偏执于这个结论,自己反复思维,在正反两面推衍开来灵活运用,那么就会形成比较全面的提升。在下面两图中,是直接脱离自己以前的意识模式,跳出意识框架,跳出问题看问题,跳出现象看现象,跳出思维观思维,直接观察到从前潜意识的母弦。

通过分形或映射产生的子弦看似有形、能够感知,而实际上根本就不存在,它们都是因为我们观察力太粗糙而导致的感观幻觉。所以我们的三维空间世界看起来好象存在,但实际上可能只是真实世界投影的幻影。

那么母弦存在吗?既然能感受到子弦,那么就应该存在母弦,至少在一切维度上一切子弦都应该有一个共同的母弦,这个终级的母弦应该存在,而且一定存在于最高维度。由于终级母弦是唯一的单弦,因此没有相对,没有彼此,没有参照,没有对比。因为我们的感知是在相对比较中产生的,所以很遗憾——母弦应该是我们无法直接感知的,即终级母弦即是唯一真实的存在,也是我们无法直接感知的弦。

能感知的不存在,存在的却不能感知,这个世界真不可思议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9-9 09:19:4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drkiller 于 2020-5-15 16:28 编辑

四、神话故事科学吗

在神话故事中常常会听到三头六臂、分身无数、千手千眼、上天遁地、快速瞬移、物变大小、宝瓶倒海、火烧大海、水淹世界……等等,奇异的现象似乎令人难以置信。这里要问的是:在科学的范围内能够合理的解释这些现象吗?

1、分身

先看一个比较容易理解的现象:哪吒分身三头六臂。我小时候听到这个说法时觉得很奇怪:为什么不是二头或是四头,为什么不是十二臂或一百臂,为什么偏偏是三头六臂?在了解了四维空间之后感觉似乎有点开窍了。四维的立方体在四维空间中的结构是这样的:
011.jpg
四维方动画.gif
(单击图片观看动画)

那么四维人在四维空间中从水平方向上的结构大概可以示意的表示为这张图:
四维人.jpg

请注意,这张图的顶体和底体的结构应该是有问题的,但水平方向的正体、左体、右体和后体的结构应该基本合理(实在是找不到人的四维图,就请先凑合着看吧)。

如此看到的“四个人体”是一个四维人在水平面上前后左右四个方向上的四个三维投影体,类似于三维空间中的一个正六面体(正方体)在水平面上前后左右四个方向上的四个投影面。而中间“四维人体”背后似乎连在一起的想象中的“中轴线”是其向四维空间中的一线透视角度的透视线,类似于三维空间中一点透视角度的透视点。这样看起来四维人背面似乎消失了。由于在四维空间中的一线透视角度上观察四维人最多只能同时看到三个体:正体、左体和右体,后体由于在第四个维度上距离较远,显得比较小,被距离较近显得较大的三个体遮挡而无法同时看到,所以就成了三头六臂的经典形象,从四维空间的结构来说,这完全符合空间透视的基本规律。

我们在很多地方都能看到多面菩萨,多手多眼菩萨的形象,比如说十一面观音或千手千眼观音,真的有这样的菩萨吗?如果观音菩萨能够在更高维度空间向三维空间投影,那么菩萨的影像就不仅仅是四维体,而可能是N维体,在水平上看起来大概是这个样子:
多维人.jpg

实在是找不到n维人物图形,勉强能对付着看的图还有点搞笑,请大家再凑合一下。这张图中各三面体的透视角度还不尽合理,但图歪理不歪,能够大致表达一下这个道理。由此可以推测,神仙应该是四维空间的生命,所以能够显现三头六臂,而菩萨应该是更高维空间的生命,能够显现千臂千眼。顺理推测,圣经中的天使,道教中的真人,也应该是更高维空间的生命。

以上说的分身是一个高维空间的本体在同一时刻分身的多个三维分体,虽有多个身体做各不同的事,模样却依然是一致的。然而在神话故事中还有更高级的分身:一个菩萨分身为百千万亿个不同的模样,在不同的三维空间中做各不相同的事,这是怎么回事呢?

我们设想一下如果在电影中实现高级分身的特效,导演应该会如何操作:首先导演会在不同的时间段分别拍摄多个不同角色的电影片段,时间长度都相互配合好,接着把这些片段的背景去除,合成到一个统一的背景中来,然后把这些不同时间段的视频在同一个时间段内统一播放,最后把这一系列时间与空间的片段合成为一个整体连续的视频。在这个过程中,导演相对于观众来说,不但超越了空间,而且超越了时间,因此能够在观众面前显现出多重分身的电影。

类似的,如果有生活在五维空间的人,他能够自由穿越四维空间的时间维度,即是三维空间的轮回维度,那么他就可以在五维空间中,先在一百个不同轮回的三维时间段分别投影出一百个不同角色的不同工作,然后再统一投影到同一个轮回的三维时间段中来,那么在三维人看来,就会以为他分身为一百个各不相同的人,但在五维人看来,这只是一个人。

2、神足通

在神话故事里奇怪的是神仙的飞行不需要翅膀,也不需要喷气发动机或螺旋桨发动机,更不需要钢丝绳吊着,要解释这个现象就需要超越三维空间来寻找答案。

我们先想象一下三维人如何在二维世界里“飞行”:当电影投影在平面的银幕上时,电影中的二维角色都应该按照电影画面中的场景来移动,不应该无端的在电影中的天空中自由飞行。此时电影院这个三维空间里如果有一个人,他走到投影机的前面,把自己的影子投在银幕上,那么电影中就会出现一个人形的黑影,而且可以无端的在电影中的天上自由飞行。

如果这个电影院里的人不是拿身体挡在投影机前,而是做了一个画面更为丰富的半透明小人在投影机前移动,那么投影在银幕中天上飞行的人形就不再是黑影,而是一个有模有样的人在飞。更进一步,这个电影院里的人不断变换半透明小人的姿势,那么电影中的人不但会飞,而且自己的肢体还会相对运动。

类似的逻辑,四维人能够在三维空间中自由的飞,就如同我们三维人能够在二维电影上自由的飞。如果把四维空间比作一栋楼,那么四维空间里的三维空间就象是这栋楼里的楼层,三维人能在每一个楼层的二维平面中自由的行走,就如同于四维人能够在某一层三维空间中自由的飞行一样。

然而,当四维人要在第四个维度移动时,依然要遵循第四个维度的空间结构规律去移动,即需要从第四维通道去穿越各个三维空间。这就好象我们三维人要从楼层的一层平面走到二层平面去,就需要遵循一层与二层之间第三维空间的结构规律,这个结构规律就是楼梯,从楼梯通道到达第二层,乃至从楼梯穿越各个平面楼层。

当神仙从四维通道穿越各个三维空间时,因为三维人看不到这个过程,所以会以为他们突然消失了。这就好比当有人从一层通过楼梯爬到二层时,一层的人就认为这个人消失了一样。类似的,我们现在看不见神仙,不是因为他们离我们很遥远,而是在我们楼上,他们一上楼我们就看不见,一下楼我们就看见了。神仙天天在楼上看着我们,而我们却不知道,还以为神仙都是神话故事里的虚构人物,也许这才是一个荒唐的想法!

3、法宝

神话故事里常常有很多法宝,孙悟空的金箍棒、哪吒的风火轮、托塔天王的宝塔、观音菩萨的宝瓶等等。先来说一下观音菩萨的宝瓶,据说这个瓶子能倒出如大海一样多的水,甚至无有穷尽,这是怎么回事呢?

比如在一个很高的楼层上原来没有水,有一个人从大海里用一个水泵抽水,并用一根很长的水管接到楼层上,这时一开水,楼层上的水管口在理论上就能够涌出和大海一样多的水。类似的逻辑,观音菩萨的宝瓶可能只是个高维空间输送通道的出口,只是这个通道在高维空间中我们看不到,还以为只是一个小小的瓶子。

再说说孙悟空的金箍棒、托塔天王的宝塔这类的宝物,它们最特别的地方在于能变大变小,变长变短,这是为什么呢?还是用电影来说,如果在投影机前立一根棒子,那么银幕上投影的棒子是比较高的。当棒子不断旋转,让棒子的方向与投影的方向越来越一致时,银幕上投影的就会越来越矮,甚至缩到一个圆点之中。如果让棒子距离投影机越近投影就越大,越远投影就越小。

四维空间的宝物能伸缩、变化大小也是这个道理。由于四维空间的第四个维度我们三维人看不见,所以当四维人把物体的某一个维度慢慢放到第四个维度中去时,我们就会以为物体这个维度的尺寸在慢慢变小,反之物体就会变大。如果四维人把物体从我们这个三维空间层,通过第四个维度转移到其它的三维空间层时,我们就会以为物体突然消失了。

神仙能够凭空取物,高僧能够在岩石中取经,天人能够随身带着宫殿,转轮圣王甚至能随身带着百万雄兵,可能是因为他们是从高维空间中取其它三维空间的物体,或者设计了一个高维空间的通道,让其他三维空间中的人或物能够来到我们这个三维空间。

那么为什么哪吒风火轮的火即使在大海里也不会灭呢?还是来看电影的投影原理,如果在电影院的三维空间中有一团火映射到银幕上,那么银幕上二维的水能够浇灭三维空间中的火吗?显然这是不可能的。三维空间的事物能够通过投影影响到二维空间,但反过来却不可以,类似的高维空间的火能够燃烧低维空间,但反过来却不可以。

最后说一下诺亚方舟的故事:上帝为惩罚人类降下了远远多于大海的水,把地球上大多数陆地都淹没了。这些水从哪来的呢?而且后来水面落下又露出了大地,这些水又跑到哪去了?也许这些水是从高维空间中来的,后来又回到高维空间中去了。这就好比我们通过水管先在浴缸放满了水,洗完澡后又通过下水道把水排了出去,先前水都来自浴缸之外的空间,之后也排到了浴缸之外的空间,上帝惩罚人类可能是对地球这个“浴缸”做了类似的事情。从某种角度来说:在人是不可能的事,在上帝却很容易。

终级母弦在最高维空间存在,那么它是真实的存在吗?一切弦必须有其根本来源,而这个根本来源必然存在,终级母弦应该有其本体,这个弦的本体应该真实存在,这是超越一切怀疑论的哲学原则。终级母弦的本体也许就是唯一的真实世界,万法归一,万宗归一,万教归一,说的也许是这个道理。许多神话故事都能够通过高维空间对三维空间投影的理论来解释,一概把神话等同于迷信显然是片面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9-10 17:39:52 | 显示全部楼层
高维世界 很高深看不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1-1 16:06:4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drkiller 于 2020-5-15 16:56 编辑

五、多维平行宇宙

1、量子如何纠缠?

设想这样一个场景,在一个直角的墙角处用一根细线从天花板上悬挂一个很薄的矩形铁片在空中,让它可以旋转,用一红色、一蓝色两盏射灯分别从垂直正墙面、和侧墙面的方向照射铁片,两个墙面上分别有红、蓝色的两个铁片投影:

量子纠缠投影.jpg

现在思考这样一个问题:假设有一位生活在墙面上的二维科学家A,只能看到二维墙面上的现象,A一直在潜心研究墙上影子的规律,当铁片旋转时A可能会看到什么现象,由此A可能会发现两个影子之间有什么规律呢?

如果从三维的角度来看,当矩形铁片旋转的角度与直角墙角的正面墙平行时,其在正面墙上的红色光投影是一个最大的矩形影子,相应的其在侧墙面上的蓝色光投影则是一个最小的线形影子。而当矩形铁片旋转的角度与侧面墙平行时,最大矩形与最小线形的投影形状就会反过来。

由于我们是三维生物,看得到铁片和射灯,理解这个现象会轻而易举,但对于二维科学家A来说却远没有这么容易。A即看不到影子的来源体铁片也看不见影子的表现体射灯,A甚至连墙的正面和侧面都分不清,在A看来正面、侧面墙不是两个面,而应该是一个面。这样的A可能会在这一系列现象中发现这样一个规律,当红色的影子呈最大的矩形时,蓝色的影子就一定是最小的线形,反之亦然。也就是说当一个影子变化时,另一个一定变化,而且它们的变化状态总是相反,于是A根据这个规律得到这样一个结论:这两个影子之间发生了量子纠缠现象。

如果把这个场景放大,比如把墙角放大到每个面有5亿多公里宽,铁片距离每个墙面均有5亿公里远,我们不难发现:无论两个投影相距多远,它们的反向变化之间没有时间差,它们总是同时变化。在二维的A看来,红色投影似乎总是和蓝色投影“约定”好了一定要同时反向变化,而且“约定”信息在他们之间的传输速度远远超过了极限速度——光速。当然,在我们三维人看来,这个“约定”信息的传输根本就不需要时间,因为同一个本体投射出来的两个影子之间根本就不存在信息传输这回事,信息传输纯粹是A自己想象出来的。

在了解了二维意识的A的观察与思考后不难推测:如果三维世界的一切现象只是四维空间现象的一个投影,那么我们发现的量子纠缠的粒子,也可能是四维空间中同一个本体的多个不同投影,当本体发生变化时,多个投影同时变化,且变化之间没有时间差,这本来就是很自然的现象。

到此基本回答了“我们为什么会观察到量子纠缠现象”,但还没有回答“我们为什么能够控制量子纠缠现象”,比如说:我国科学家潘建伟为什么能够制备“十光子纠缠”最大纠缠态,为什么中国的科学家能够在“墨子号”量子卫星首次实现上千公里量子纠缠。

在上面的“直角墙场景”中不难想象,要把二维墙面上两个没有纠缠的红、蓝影子变为相互纠缠,不但需要设置一个能在空中旋转的铁片,还要控制产生影子的三维空间的投射墙体和射灯。如果射灯很多或颜色杂乱,方向与墙面不垂直,或者投射墙体很多、空间物体很杂都会影响二维墙面上影子的呈现。只有把矩形铁片与其它三维物体隔离开来,并在隔离区域内统一调整射灯的方向和颜色,设置好相互垂直的墙面,才能让墙面上的影子较好的呈现出相互纠缠的状态。

那么三维世界的科学家是通过什么手段来影响和控制四维空间的投射体和射灯的呢?下面以荷兰代尔夫特理工大学的实验为例来分析。有报导称:2015年10月25日《荷兰科学家证实量子纠缠:物质远隔万里却相互作用》报道:荷兰代尔夫特理工大学的科学家们把两颗钻石分别放在代尔夫特理工大学校园内的两侧,距离1.3公里。每块儿钻石含有一个可以俘获单个电子的微小空间,此空间具有一种称为“自旋”的磁性,然后用微波和激光能的脉冲来纠缠,并测量电子的“自旋”。在这个报导中我们不难猜测,科学家们以钻石的微小空间来隔离四维空间中的投射体,并通过微波和激光能的脉冲来统一调整四维空间隔离区域内的射灯。

那么问题来了:三维世界的科学家是如何影响四维空间的呢?有事物能够跨越三维空间和四维空间?

对于第一个问题,如果三维世界只是四维世界的一个投影,那么一切三维现象的变化必然都源自于四维现象的变化,因此三维人本来就可以影响四维空间,本来就在四维空间中操作,只是因为看不到四维空间,所以只能看到操作结果在三维空间的投影,而不能看到在四维空间的操作过程。这一点与视频聊天比较类似,我们在视频聊天中看到的对方并不是真实的对方,我们只能看到对方在在摄像头中的一个聊天投影,却不能看到对方真实的聊天过程。

对于第二个问题,在实验中的微波和激光能的脉冲肯定都是光,钻石由于其分子具有特殊的类四面体对称结构(任意分子键之间的夹角都相等),使得其能够通过分子间统一的折射角度来统一光的方向和频率。由此可以试着假设一下:光能够跨越三维空间和四维空间,科学家是通过影响和控制光来影响和控制四维空间中的铁片、墙和射灯。

那么如何来理解“光在不同维度之间的穿越方式”呢?这里又可以回到弦理论,因为弦的分形属性(详见上文“三、物质与精神的统一”中的“1、分形”)能够很好的解释不同维度之间的关系。

如果把光看作弦,把三维空间中一切事物现象看作是四维空间投射体投射的影子,那么对应的三维空间的一切事物现象都对应子弦,而在四维空间的投射体应该对应其母弦。母弦是其子弦的全息弦,所以母弦上拥有其所有子弦的全部信息。四维空间中的母弦分形为三维空间中的两个子弦,就好比在直角墙角中从垂直于正面和侧面的两个角度对铁片进行投影,看似有两个二维影子在相互纠缠,而实际上只有一个三维的铁片在旋转。类似的,看似有多个三维的“粒子”子弦在纠缠,而实际上只有一个四维的“超粒子”母弦在振荡。由于弦就是光,那么三维的“粒子”子弦是光,四维的“超粒子”母弦也应该是光,不同的是我们的三维思维限制了自己只能看到三维的子弦光,而只有具备四维思维的人才能够看到四维的母弦光,因此我们看不到母弦光的“超粒子”。

在上文中说过(详见上文“三、物质与精神的统一”中的“1、分形”),四维母弦之所以能够分形出三维子弦,并不是真有一个三维子弦存在,而是由于我们偏执于三维意识导致观察力很粗糙,观察不到高振频的四维母弦形态,退而只能观察到四维母弦振荡的边缘位置,从而在自己的意识中把这些边缘位置想象成三维现象。四维空间和三维世界本来就是一个不可分离的整体,只是三维意识限制我们看不到四维的真相,而只能看到三维的假相。这就好象视频聊天中摄像头二维影像与三维的手机本就就是一个不可分离的整体,只是在聊天过程中我们关注于影像而忽略了手机里暗藏的芯片、软件、屏幕等真相,而只能看到手机投射出来的假相——对方的影像。

同样的道理,我们虽然能够看到三维子弦,三维子弦却根本不存在,更不存在任何一个三维子弦让我们去控制和影响;我们虽然看不到四维母弦,四维母弦却真实存在,真实存在着四维母弦让我们去控制和影响。科学家看到的“粒子的量子纠缠现象”虽然只是四维事实在三维空间投影的影象,但他们通过“微波和激光能的脉冲来纠缠”的实验却是实实在在的四维事实。在这个过程中科学家是在“看着假像做真实验”,有大夫通过远程视频的假象来做真手术的味道。

我常常想自己的人生为什么总是常常出错呢?原来是因为自己总是习惯盯着假象做真事,当然难免陷阱重重、危机四伏,难怪圣贤总是提醒我们:时时刻刻要战战兢兢、如履薄冰!

2、心灵如何感应?

下面要谈的“心灵感应”很可能是我们在意识中发生的另一种“量子纠缠”现象。“心灵感应”普遍发生在父母与子女、伴侣等关系亲近的人之间,比如母亲咬指唤曾子,这个故事说明感受信息似乎能够超越空间在人与人之间传递。不但如此,很多人还能够通过梦境看到过去甚至未来发生的事情,这个现象说明感受信息似乎还能够超越时间传递。心灵感应看似难以理解、超越自然,但是如果我们把世界理解为光的构成,把时间维度理解为第四维空间,把三维现象理解为四维现象的投影,心灵感应就比较容易理解。

我们每一个人看似个个独立,但实际上都是一个个虚幻的子弦,都是由一个母弦分形显示而来,母弦拥有所有子弦的所有信息。当我们发生心灵感应时,可能是由于某种原因,比如长久、深刻的想念某人,令我们暂时性的穿透了三维空间的意识障碍,并通过直觉涌现式读取了两个三维人共同的四维母弦信息,自然能够感受到对方的感受。如果由于某种原因,比如安静睡眠下的思虑,令我们暂时性穿透了第四维时间的意识障碍,并通过直觉涌现式读取了更高维度母弦在第四个维度上过去或未来的的信息,自然能够感受到过去或未来的景象。

3、不可思议的平行宇宙

弦每分形一级子弦其数量就增加为原来的2倍,高维的母弦在观察者粗糙的感知中不断降n级分形,就会形成2的n次方个子弦,如果把每一个子弦看成一个宇宙,那么这2的n次方个子弦显现的宇宙对于不同的观察者来说都应该同时成立,而且它们都是由一个母弦投影显现而来。

在这里可以说“多维平行宇宙”中的“多维”更应该是指不同观察者各自不同的观察维度,而“平行”应该是指所有维度中的一切现象所反映的那个事实都完全一致,互不矛盾。这样说来,空间维度即是我们意识禁锢的屏障,也是认识事实的桥梁,只要能够打破空间维度投影现象对我们思维的禁锢,回归投影来源的事实,就能实现思维的成长。

如果光能够跨越时空维度,三维空间中的一切全都是四维空间的投影,那么我们也许可以这样来理解世界:世界上只有光,一切事物现象的本质都是光。不同的时空维度具有不同频率级别和不同信息级别的光,低维空间对应低频光、片面光,高维空间对应高频光、全息光。由于我们受限于三维空间的意识,这种三维观察习惯决定了只能观察到较低频率的光、片面的光,因此只能看到三维空间现象。但是如果能够提高观察的精细程度,提升意识维度,应该就能看到四维空间的现象,甚至能够看到更高维度空间的现象。

这样看来,所谓不同空间维度并不是指在客观上存在多个不同维度的空间,或空间里存在多个不同的维度,事实始终只有一个,是具有不同观察精度和不同观察角度的观察者把同一个事实看成了不同维度的样子;或者说所有观察者都在同一个事实里,只因其各自不同的观察方式在各自的主观意识里构建了不同的空间维度,这些空间维度无论有多少种,其本体都是一个事实;或者说事实就是所有空间维度的本体。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1 18:01:25 | 显示全部楼层
说实话一直很佩服楼主的这股精气神。

但真看不懂啊,蓝色这边估计也没几个人看得懂。多维世界 + 弦理论 + 佛……佛学,这研究的角度过于深奥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2 12:17:49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很执着啊,几年没来,重进水区第一眼看到的依然是楼主的学术帖。。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1-2 19:08:53 | 显示全部楼层
112183883 发表于 2018-1-2 12:17
楼主很执着啊,几年没来,重进水区第一眼看到的依然是楼主的学术帖。。

惭愧,不敢说是学术贴。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1-2 19:09:4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drkiller 于 2020-5-15 16:51 编辑
Zhangcs 发表于 2018-1-1 18:01
说实话一直很佩服楼主的这股精气神。

但真看不懂啊,蓝色这边估计也没几个人看得懂。多维世界 + 弦理论  ...


可能需要一个过程吧,我自己也是思考了十多年。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4-27 15:35:50 | 显示全部楼层
读了好几遍,好文章,挺有启发
我是无神论者,我迷信科学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6-6 15:30:43 | 显示全部楼层
膜拜一下/光看这图就很高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6-18 10:00:2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drkiller 于 2020-5-15 18:59 编辑

六、宇宙的膨胀与坍缩

1、谁在膨胀?谁在坍缩?

当我们开车沿着笔直的道路向前行驶时,会看到这样一个一点透视的道路景象:

赛车道.jpg

这对于生活在三维空间的三维人来说再正常不过。但是如果把这样一个三维景象录制成一个二维影像,并把这个二维影像投射到一个二维人的世界——一个二维银幕上,让一个生活在二维世界的二维科学家a来观察,a就会对此感到不可思议。

首先a可能会认为道路及其一切是从一个无穷小的点,即透视点,里“生”出来的,或者说“爆炸”出来的,而在“爆炸”之前道路根本就不存在,所以道路的产生应该有一个“道路奇点”。a运用科学方法来观察这个二维录像,他丈量道路在不同时间点的尺寸,计算录像单位时间内道路的变大比例,得到道路的变大的透视角度,并以此构建“道路膨胀规律”的“边界常数”和“膨胀函数公式”,然后在之后的录像中验证了这个“膨胀函数公式”的“正确无误”,并发表到了二维世界里的《科学》期刊,其他二维人发现,他们通过这个“函数公式”的确能够“精准预测”道路“膨胀”的演化,“道路膨胀”和“道路尺度”终于被验证并了解。

但是a看不到“道路奇点”里面的道路是什么样子,所以他可能会认为自己找到的“道路演化”规律在这个点里失效了。

当这个开车录像并不是行驶在直道上,而是行驶在向左的弯道上时,a又根据录像的变化,在自己的“函数公式”中加入“偏左”常数,让“函数公式”继续能够“预测”道路的演化。而录像右转时,a又加入“偏右”常数,而录像下坡时,a又加入“下坡”常数……。最后a对这个满是“常数补丁”的“函数公式”终于失望透顶,他下定决心,一定要找到一个大统一理论,构建能够“预测”所有“录像”可能的“万能公式”,但终其一生也未能找到,a带着遗憾离世。

如果三维人不是向车的前方录像而是向后方录像,然后依然把这个后视二维影像投射到整个二维世界中,让二维科学家h来观察。h可能又会认为道路会无限缩小到一个无穷小的点,即“黑洞”里,“消失”掉,这个过程看起来好象这个无穷小的“黑洞”具有超级大的“引力”,这个超级强大的“引力”足以把道路及其一切“压缩”到无穷小,并最终“坍缩”到“黑洞”里。

与a类似,h丈量了录像中道路“坍缩”的时间、尺寸,以此计算“坍缩”速度,并以此构建“道路逐渐坍缩规律”的“边界常数”和“黑洞函数公式”,然后在之后的录像中验证了这个“黑洞函数公式”的“正确无误”……。其他二维人发现,他们通过这个“函数公式”的确能够“精准预测”道路“坍缩”的演化。“道路坍缩”和“黑洞”终于被验证并了解。

如果三维人在行驶的汽车上不是用一部摄像机录像,而是同时用多部摄像机从不同角度录像,并把这些同时却不同角度的多重二维影像投射到整个二维世界中,让二维人科学家z来观察。z又通过科学观察对比不同角度录像,z丈量不同录像中道路演化图形的不同透视点,即奇点与黑洞,及其与道路图形的角度关系,找到这些不同角度之间关系的“多重边界常数”和“多重函数矩阵公式”,其中“多重函数矩阵公式”是一切“道路演化函数”可能的集合,然后在之后的多重录像中验证了这个“多重函数矩阵公式”的“正确无误”……。“多重平行道路”及其运行规律终于被验证并了解。

当三维人观察二维科学家对一系列道路录像的科学研究过程后会发现,二维科学家眼中所谓的“道路大爆炸”、“道路奇点”和“道路大坍缩”、“道路黑洞”根本就不存在,二维科学家所猜想的“道路从奇点中诞生,至黑洞里消亡”的“道路生死轮回”,乃至“多重平行道路”同时共存的概念与三维的事实毫无关系。这是二维科学家即无法理解三维空间运动现象,又想要以二维思维来解释三维空间运动现象的努力,从而纯粹自我臆想出来的二维理论概念。然而无论他们臆想出了怎样的二维理论概念,在三维事实里道路从来就没有“出生”过,也从来就没有“消亡”过,道路也从来没有因“膨胀”而变大或因“坍缩”而变小,道路甚至都没有“来”过或“去”过,道路根本就没动过。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6-18 13:08:19 |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2016-9-8
最后编辑与:2018-6-18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6-18 13:14:55 | 显示全部楼层
qp3db 发表于 2018-6-18 13:08
发表于:2016-9-8
最后编辑与:2018-6-18

新写了一篇内容,就加了一下目录。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6-18 20:35:0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drkiller 于 2020-5-16 17:55 编辑

2、螺旋轨道背后的秘密

在上面的例子中,二维空间世界完全可能是由三维空间投射而来的二维影像,同样的道理,我们的三维空间世界也完全有可能是由四维空间投射而来的立体影像。如果是这样,那么三维科学家也可能会像上面的a、h和z一样,用三维思维来勉强的解释四维空间现象在三维空间投射的立体影像现象,从而臆想出所谓的“宇宙大爆炸”、“宇宙奇点”、“宇宙大坍塌”、“宇宙黑洞”和“多重平行宇宙”等等与四维空间事实完全无关的三维理论概念。

那么有没有什么充分的证据来证明我们这个三维世界是由四维空间投射而来的立体影像呢?有,这个证据就是三维世界普遍存在的螺旋运行轨道。

为了找到三维世界比较大的螺旋运行轨道,我们需要把观察的镜头对准银河系:

银河系.jpg

这是一个主要由约1000~4000亿颗恒星组成,大体集中在铁饼状平面上,中心厚度1.2万光年,直径10万光年,整个星系围绕着垂直于饼面且穿过中心“黑洞”的轴顺时针旋转的星系。

由于银河系也在围绕着河外星系团旋转,因此太阳也是以螺旋的路径围绕着银河系中心旋转,与此同时太阳也带领着围绕自己旋转的行星,包括地球。如果说太阳绕银河系中心的路径是螺旋形,那么地球绕银河系中心的路径则是螺旋形上的螺旋形,即二重迭代的螺旋形。因此,可以说整个银河系的所有星体都在按螺旋形轨道运行,它们之间轨道形态的差别主要是螺旋形的迭代重数不同,越大级别星系的运行轨道其螺旋迭代重数越小,路径越短、越简单、越平滑,越小级别行星、卫星的运行轨道其螺旋形迭代重数越大,路径则越长、越复杂、越不平滑。

点击观看gif动态图
太阳系运动轨迹2.gif

螺旋形运行轨道并非星体所独有,一切构成星体的各级粒子的运行轨道无不如此,从生命的DNA螺旋结构,到牵牛花的攀爬模式,再到我们人生体验的记忆、梦境无不是螺旋形轨道。我们这个世界一切运行现象的统一关键词就是“螺旋”。这说明,在三维世界的背后应该有一个普遍的基本结构导致了这样一种普遍的运行规律。在这里我们需要问的是:为什么三维世界万物的运行轨道都是螺旋形轨道呢?——为什么会这么巧?

三维球体平衡的运行轨道有三个维度:直线维度,即沿着x轴直线轨道运行;圆形维度,即沿着xy轴平面上圆环或椭圆环轨道运行;自转维度,即xy轴平面围绕穿过球心的z轴自转。从三维空间的结构来说,球体结构不应该只按照螺旋轨道运行,也应该有直线轨道、圆环或椭圆环轨道或自转轨道。如果我们的世界真的就象我们看到的那样是三维的,世界由三维球形的星体构成,或者象我们猜想的那样由奇点爆炸产生三维球形的银河系,那么这个世界的万物就不应该完全统一按照螺旋轨道运行,应该是有的按直线轨道、有的按圆环或椭圆环轨道、有的按自转轨道、有的按螺旋轨道运行才合理,如果说“一切皆螺旋”只是一种巧合,那么这个巧合的概率显然牵强。

四维圆的平衡运行轨道有四个维度,x轴直线轨道,即球体按直线形轨道运行:

点击观看gif动态图
一维运行_小.gif

xy轴平面圆环或椭圆环轨道,即球体按圆环或椭圆环形轨道绕行:

点击观看gif动态图
二维旋转_小.gif

四维圆的自转有两个维度,一个维度是xy轴平面围绕z轴自转:

点击观看gif动态图
第三 四维旋转2.gif

以上三种轨道与三维球相同。但四维圆的自转还有另一个维度是xyz轴体围绕t轴自转:

点击观看gif动态图
第四维旋转_小_黑洞.gif

当四维圆自转时,任何四维圆上的点都应该会按螺旋轨道运行,或者说四维空间投射到三维空间的立体影像是按螺旋轨道运行,不应该有例外:

点击观看gif动态图
第三+四维旋转.gif

点击观看gif动态图
螺旋路径_小.gif

2、如果我们看到的三维银河系是一个自转四维圆投影的三维影像,也就是说银河系本身是一个自转四维圆,那么银河系四维圆上的所有星体,包括太阳系,都应该按螺旋轨道运行;如果同时太阳系也是一个自转四维圆投影的三维影像,那么太阳系本身的自转四维圆上的所有星体,包括地球-月球系,都应该按螺旋轨道运行;由于太阳系自转四维圆是构建在银河系自转四维圆之上,所以地球的螺旋轨道就会受到银河系自转四维圆和太阳系自转四维圆的双重迭代,从而按双重迭代的螺旋轨道绕银河系运行。

从光子自转四维圆,到粒子自转四维圆,再到地球自转四维圆,乃至银河系自转四维圆……,随着自转四维圆从微观到宏观不同维度的运行轨道的叠加,物质运行轨道的螺旋形也会不断的迭代:
06.jpg
08.jpg

螺旋轨道会因越来越多重的迭代而越来越复杂,路径的长度也会越来越长,即使微观粒子的光速运行速度保持不变,在由微观向宏观不断迭代轨道的过程中,物质运行的“由微观趋向宏观的速度”也会看起来似乎越来越慢,运行的频率也会看起来似乎越来越低。反之在由宏观向微观不断减少迭代的过程中,物质运行的“由宏观趋向微观的速度”看起来似乎也会越来越快,运行的频率看起来似乎也会越来越高,直至光速。

“超维投影理论”很好的解释了为什么世界会有“越宏观越低速、低频,越微观越高速、高频”的运行规律,以及微观与宏观为什么“即在性质上统一却在现象上矛盾”。

证据补充:四维空间对三维空间的投影方式

到此虽然“超维投影理论”的假设说了很多,但是证据还说得较少,在这里略微补充一下这方面的内容。

三维人能够感知的四维投影主要有两种方式,一种是能够直观感知的四维光的降维投影,另一种是间接感知的四维体的同维投影。

直观感知的四维光的降维投影内容主要包括我们生活中从星球到粒子无所不在的圆形和螺旋形,即有外形也有轨道,这些内容上文中已经提到不少。之所以会降维后才能感知,是因为作投影源的四维光频率太高或者速度太快,甚至远远快于光速,远远超越我们的感知范围。

四维光弦:
18.jpg

四维光弦在三维空间中的展开:
21.jpg

四维光弦在三维空间中的(路径)降维投影:
212.jpg

间接感知的四维体的同维投影其实也广泛的存在于我们的三维空间,常见的有银河系结构、磁场和电场,只是需要用特殊的方法来感知。窥探银河系的结构需要站在跨越数万年时间的视角来感知:

银河系四维投影.jpg

而磁场和电场则需要借助一些媒介,如铁粉,或借助一些仪器,如电场仪。

磁场:
磁场.jpg

电场:
电场.jpg

这样在平面上展开的四维圆好象还不好还原其四维形态,但看看地球的电场和磁场就比较容易还原其四维圆的本来面目了。
地球电场:
图片1.jpg

地球磁场:
地球磁场.jpg

上图是被太阳扭曲的地球磁场四维圆投影,如果无扭曲应该是这样的:
四维圆在三维空间的标准快照.jpg

基本上是一个四维圆在三维空间的标准快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6-20 08:50:5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drkiller 于 2020-5-16 20:13 编辑

3、银河系看起来为什么是这样?

银河系的样子太奇怪了!原子是圆的(比如:氢原子电子云分布是三维圆形)、水珠是圆的、气泡是圆的、月球是圆的、地球是圆的、行星是圆的、恒星是圆的,凭什么这一切组合在一起就成了铁饼形呢?而且中心还无端端多出一个洞——黑洞!带洞的铁饼,这到底是哪门子的规律?银河系的样子完全违背组成银河系本身的一切元素形状的规律,真是太太……太奇怪了!

等等,咱们先冷静想想,会不会存在这样一种可能:银河系的本来面目的确是圆的,但是我们把它的样子给看岔了,没看清它的真实面目?回想咱们看世界样子的历史,从天圆地方到地心说,再到日心说,咱们看岔世界也不是一回两回了,多看岔一回还真不是没有可能。

现在我们先假设:银河系的真实面目是圆的,同时我们又把这个圆形给看岔了。在这个假设的前提下,我们来预设银河系的圆是个什么圆,会不会是三维圆球体?可能性不大,因为我们看三维球体的经验太足了,满银河系内都是球体,如果说单单把银河系这球给看岔了,几乎不可能。能够让我们看岔的圆,一定比三维圆球体更复杂,观察的难度更高。

比三维圆更复杂,观察的难度更高的圆是四维圆,下面我们就来考察一下在什么情况下,我们会把四维圆看成是一个带洞的铁饼,如果这个情况存在,而且就是我们观察银河系的普遍情况,那么基本上就能确定银河系的真实面目到底是不是四维圆“苹果”形。

要达到这个目的我们需要做三件事:考察四维圆的基本几何性质;考察眼睛观察空间的基本性质;考察眼睛如何观察银河系这个四维圆。

首先我们需要考察四维圆的基本几何性质。与三维球体不同,四维圆有四个维,除了有我们熟悉的长、宽、厚三个维度对应的x、y、z三个轴以外,还有第四个维度对应的t轴。由于我们三维人是三维思维,所以不能直接看见第四个维度t轴,但是我们能够以时间流逝的间接方式来观察到,因为在我们三维视角的时间维度,就是四维空间的第四个维度t轴。

比如说,我们现在看到一个20岁的年轻人,他现在的三维样子就是他的四维样子的一个横切体。类似的我们可以在一年前看到他19岁时的横切体……一直到20年前我们可以看到他0岁时的横切体。把这些20年来的所有横切体“穿”在一根时间轴上,一系列三维形体在时间轴上的集合的整体形状,就是他从0岁到20岁的四维形状。如果我们不但看到他的从前也能看到他的以后,那么再把看到的他的老时的横切体、死时的横切体集合起来,就是他一生的四维形状,也就是说这全部的集合就是四维人,现在这个20岁的年轻人,只是这个四维人在现在这个时刻,投射到三维空间的一个横切体影像。

四维人01.jpg
四维人02.jpg
四维人03.jpg

四维圆沿前三个维度对应的运动与球体一样,观察难度不高,如上文“2、螺旋轨道背后的秘密”中“四维圆的平衡运行轨道有四个维度”所示。

但是四维圆围绕着t轴作自转的运动形式却很特别:

点击观看gif动态图
第四维旋转_小_黑洞.gif

图中所示的每一条椭圆环纬线实际上并不是一个圆形平面,而是一个三维球体,四维圆在任何方向上的三维空间中的投影都是一个三维球体,这与三维球在任何方向上的二维平面中的投影都是一个二维圆形的道理是一样的。四维空间中每一条椭圆环纬线所对应的三维球体,实际上对应着三维空间中的一个时间点上的横切体。

01.jpg

如果我们在上图中所示的粗黑纬线的时间点上观察四维圆(实际上我们在四维圆上的任何位置观察四维圆都是等效的,这与我们在球体表面的任何位置观察球体都是一个样子一样,因为圆形是各向同性的空间结构),那么宽、高、厚三个维的xyz轴应该是这样的形态:

02.jpg

而t轴则是这样的形态:

03.jpg

t轴总是同时与xyz轴保持垂直的空间关系,也就是我们通常说的,时间轴总是同时与三维空间的三个轴保持垂直的空间关系,以上是四维圆的基本几何性质。

接下来需要考查我们眼睛观察空间形态的性质。当我们用一只眼睛无论向任何方向看时,只能分辨左右和上下两个维度,眼睛直接观察到的空间并不是三维的,每一只眼睛的“视界”大致是一个圆形平面。因此眼睛看到的实际上并不是三维空间的本来面目,而是三维空间通过光或暗在眼睛里投射的二维影像:

11.png

那么我们是如何看到三维空间的呢?实际上我们的眼睛从来就没有直接看到过三维空间,三维空间实际上是我们想象出来的,想象的过程与看立体电影的道理一样:

想象的三维空间.jpg

立体电影正是根据这个“从两只二维眼睛到大脑三维想象”原理设计出来的。如果我们从眼睛所在位置向三维空间的任意方向观察,把这些观察结果在大脑中集合起来,那么我们的大脑则能够想象出一个三维球体的“视界”,我们的“视界”基本上是各向同性的球形,这就是我们每个人自己的“显示器”,一切眼睛接收的视觉现象都在这个球形“显示器”中显示,而自己作为观察视角,总是处于球形“显示器”的球心:

04.jpg

最后一件事,考察眼睛如何观察银河系这个四维圆。因为银河系这个四维圆在任何方向的三维空间中的投影都是三维球,所以如果我们在同一个时间位置观察整个银河系四维圆时,应该会看到一个“球形”的银河系。但是事不凑巧,我们恰恰不可能“在同一个时间位置来观察整个银河系四维圆”,原因就是银河系的空间尺度太大了!银河系的半径有n万光年,光穿过这么大的空间尺度到达我们的眼里需要经历漫长的时间。当我们观察太阳的时候,看到的是8分20秒以前的太阳,而观察与太阳相对在银河系对面的恒星时,看到的是n万年前的恒星。

在这个过程中我们实际上看到的是:银河系四维圆在n万年时间轴上的这一段第四维结构,在我们这个三维球形“显示器”中的投影,而银河系中发光的一颗颗恒星恰似“显示器”中的一个个像素。因此,由于不同恒星的光在大尺度上传播的时间差,我们实际上无法在现在这个时间点上看到现在银河系的三维球形投影,而只能由近及远的看到由近期到远期的时间轴上的恒星分布图。当我们由近及远的观察银河系的不同恒星时,以恒星为像素的分布图就部分的显示出了银河系这个四维圆的第四维度结构,即时间维度结构。

应该说我们确实是太幸运了,居然用“二维眼睛+三维想象”这么low的“观察设备”如此碰巧的看到了部分的四维圆结构!

那么这部分从现在到n万年前的第四维结构是四维圆中的哪一部分呢?应该是这个部分:

05.jpg

实际上由于四维圆是各向同性的,所以无论我们在四维圆上的任何一个位置,从现在向过去看n万年都是这个样子。我们只能看到第四维度的过去方向,即t轴的负向,这是因为我们只能看到过去而看不到未来,即t轴的正向。我们能够看到“黑洞”的边缘一定范围(即黑洞边界)以外的星体,却无法看到这个范围以内的星体,这是因为我们的观察的“时间权限”只有n万年(这个“时间权限”的大小由银河系的半径尺度决定),n万年以前的银河系形态我们还没有“时间权限”访问。这可能是我们看到的“黑洞”总是有一个“固定的边界尺寸”的原因。银河系是一幅由星星绘制的四维画。

我们所看到的这一段第四维度在三维空间的投影,就好象我们在三维公路上行驶时向后观察看到的,公路在我们眼睛里投影的一点透视的二维影像一般。我们看到银河系“边缘”处恒星分布较为稀疏,而中心黑洞附近的恒星分布较为密集的现象,与我们在公路上看到的远处透视点附近的路灯分布较密集,而远离透视点的近处分布较稀疏是同一个道理。

“黑洞”“强力吸入”边缘的恒星并“消失”其中的现象,与我们向后看公路时发现透视点“强力吸入”边缘的公路及其一切并“消失”其中的现象是同一个道理。

在三维事实里道路从来就没有从“道路奇点”“出生”过,从来就没有从“道路黑洞”“消亡”过,道路从来没有因“膨胀”而变大或因“坍缩”而变小,道路甚至都没有“来”过或“去”过。同样的道理,在四维事实里银河系及其恒星也可能从来就没有从“奇点”“出生”过,也可能从来就没有从“黑洞”“消亡”过,银河系也可能从来没有因“膨胀”而变大或因“坍缩”而变小,银河系也可能没有“来”过或“去”过。银河系这个带“洞”的“铁饼”,可能只是我们通过三维视界所看到的四维圆第四维度上的部分三维投影。

那么为什么在天文观测中我们总是发现大多数恒星的光都有红移现象,为什么大多数恒星总是在“离我们远去”呢?当驾驶员开车在道路中行驶时会看到这样的现象:前方的一切景物会离自己越来越近,而后方的一切景物会离自己越来越远,驾驶员看到的“逼近”景物和“远去”景物基本相等。由于我们只能观察到银河系时间轴的负向,即过去的后方方向,而看不到时间轴的正向,即未来的前方方向,因此原本存在于时间轴未来方向上的“逼近”景物几乎被我们的三维思维的视觉完全忽略了,似乎只能看到时间轴过去方向上的“远去”景物。实际上我们只是在银河系的第四个维度,时间维度上“穿行”,恒星并没有离我们远去,银河系也并没有膨胀。即使我们发现大多数恒星有红移现象也并不能证明恒星在离我们远去,更不能证明银河系在膨胀。

那么我们看到的河外星系是怎么来的呢?这可能是因为银河系与河外星系所组成的星系团也是一个四维圆,银河系与河外星系的四维圆都可能是这个更大维度的四维圆上的四维圆。这就好象一个球形的泡泡上可能是一层膜,也可能是一层更小的泡泡。我们的银河系及河外星系可能是星系团四维圆大泡泡上的小泡泡,而虚空则是这个大泡泡上的膜。

设银河系中心最大黑洞人马座A*的观测半径为A*r,设地球到黑洞距离为d,设银河系(milky way galaxy)四维圆投影到三维空间中的圆球半径为Gr,则有Gr=d-A*r

根据维基百科上查到的数据,人马座A*的直径为4400万公里,则A*r≈2.3254E-6ly(光年)。太阳系距离银河中心约26000光年,则d≈26000ly。把数据代入上面公式则有:Gr=d-A*r≈26000-2.3254E-6≈26000ly

由此可知,银河系四维圆投影到三维空间中的圆球半径约为26000ly,也就是说与我们在银河系球面对称位置的星球距离我们52000ly,我们观察银河系过去方向的“时间权限”约为26000年。

最后让我们放开思维来想象一下银河系第四维的未来方向,即t轴的正向。如果t轴的负向是黑暗的吸收状,那么正向应该是光明的放射状,对,这就是所谓的“白洞”,我们能想象它却不能看到它。综上所述,银河系四维圆的完整形态应该是这个样子:
第三+四维旋转.gif
点击观看gif动态图

如果大家再对上图想象一下:上面“吸收”的点是黑色的黑洞,下面“释放”的点是白色的白洞,中间的螺旋轨道是“S”形的,是不是感觉象这张图:
太极.jpg

现在,是不是更能够深刻理解这张图背后的第四维内涵了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6-22 18:12:1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drkiller 于 2020-1-7 06:49 编辑

七、量子魔术的秘密

1、显示器世界

当我们观察显示器上的影像时,缩小了远看和放大了近看,影像的视觉效果完全是两个样子,远看是一个连续的、平滑的、整体的矩形图形:

01.jpg
矩形图形.jpg

但近看却是一个离散的、波状的、矩阵的像素群:

02.jpg
显示器像素.jpg

这是因为显示器的影像由像素构成,并不是真实的。对于我们生活在现实世界具有现实思维的人来说(后面简称“现实人”)这是很自然的现象,

假设有一种显示器人,这种人坚定的相信显示器上的影像就是真实,在这里把具备这种思维模式的人称之为“显示器人”。有两名显示器科学家a和b在研究显示器上显示的影像的变化规律,其中a在宏观视角观察显示器影像,b在微观视角观察显示器影像。

a和b同时研究显示器上一个点向左下方的“直线”运动:

点击图像观看动画
光子直线传播.gif

a从宏观视角观察发现:点从起点到终点一直沿一个方向呈直线运动,因此认为点的运动具有粒子性:

03.jpg

b从微观视角观察发现并不是这样:当点运动到左侧的第一个像素时,运动方向是这样的:

04.jpg

运动到最后一个像素时,运动方向是这样的:

05.jpg

在点的整个“直线”运动过程中间,从起点到中间任意一个空间点的运动方向、运动路径似乎都没有规律可寻,看起来是随机的:

06.jpg

但是当他把整个“直线”运动过程中经历的所有空间点的运动方向作一个数学统计时,随着“直线”方向上经历过的尺度越来越长,不同方向可能性的统计结果会呈现出这样一个规律:在越是与整个直线方向一致的范围内,结果的可能性就越高,在越是与整个直线方向不一致的范围外,结果的可能性就越低,在整体上统计结果的点会呈现出这样一种高斯分布的规律:

方向统计.jpg

b由此得到一个结论:虽然在宏观尺度看来运动过程是确定的,但是在微观尺度看来运动过程是不确定的,包括运动路径和运动方向都不确定。b把这个结论称为“不确定原则”。b还发现“不确定”有这样的性质,虽然从单个运动结果看来这个不确定性是无定规可寻的,但是从一系列可能性结果的统计分布看来,则会呈现某种规律性,比如说高斯分布。

b随后在点运动的“双缝干涉”实验中验证,这种可能性结果的统计分布规律呈现出“波的性质”,从这个角度来说点的运动具有“波动性”。

对于点的运动过程,a认为是粒子性运动,而b却认为是波动性运动。他们为此争吵了很久,可能彼此“有惺惺相惜的科学情谊”,他们最后终于达成了一致意见:点的运动从单个结果来看有“粒子性”,从一系列整体结果来看有“波动性”,因此点的运动具有“波粒二相性”。

在上面的观察中b还发现一个奇怪的现象,在某一个尺度的时间段内当点在至少两个不同位置间移动时,能够精确的测量点的运动速度,但不能精确的测量点的位置(在这段时间内像素位置闪烁不定):

点击图像观看动画
测不准原理01.gif

在某一个更小尺度的时间段内当点在某一个位置时,能够精确的测量点的位置,但不能精确的测量点的运动速度(像素本身从来没有运动过):

测不准02.jpg

b把这个现象规律总结为“测不准原理”。当许多“显示器人”初次听到“不确定原则”和“测不准原理”时大惑不解,为了让大家理解和相信这个原则,b编了一个“箱子里的猫即死又活”的故事讲给大家听,于是大家逐渐信服了。但a坚决不信,他反驳道:“上帝不会掷骰子”。情谊似乎还是没能折服这个伟大而漫长的争论,他们到死也没能说服对方或达成一致。

在上面的观察中a和b还发现了另一个奇怪的现象。a发现在宏观尺度上,点从右向左运动是连续的;而b发现在微观尺度上,点从右边的第一个位置向左侧运动到第二个位置时,那个连续的过程根本不存在:

07.jpg

如上图所示,当点从位置一运动到位置二的时候,点的前端并没有从位置2通过位置3而到达位置4;后端也没有从位置1通过位置2而到达位置3。前端从位置2消失后,就直接到位置4突然出现;后端从位置1消失后,就直接到位置3突然出现。这个跳跃的运动没有中间过程,就象“变魔术一样”!

于是a和b又一起讨论这个现象应该怎么解释,经过一阵烧脑他们终于提出一个全新的理论:空间是不连续的,点在空间中的运动距离只能是一个最小常量的整数倍,于是a和b把这个空间尺度常量称为“空间量子单位”,这个尺度的空间称为“量子空间”,空间的不连续性称为“量子性”。

a和b在热辐射、光电效应等现象中发现,能量的运动也具有这种“量子性”,至此“量子理论”基本形成。

当现实人观察显示器科学家对显示器影像的“科学研究”后会发现,显示器科学家眼中所谓的“量子运动的方向和路径无规律可寻”、“不确定原则”、“量子具有波粒二相性”、“测不准原理”和“量子魔术般的跳跃性运动”根本不存在,“量子空间”、“量子性”的概念与像素显示的事实也毫无关系。这是显示器科学家即无法理解像素显示的宏观效果和微观性质,又想要以显示器思维来解释像素显示现象的努力,从而臆想出来的显示器理论概念。然而无论显示器科学家臆想出了怎样的显示器理论概念,在像素的事实里像素从来就没有“魔术般跳跃”过、“不确定”过,从来没有“测不准”过,也从来没有具有“波粒二相性”过,像素甚至从来就没有“运动”过。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6-25 12:44:1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drkiller 于 2020-1-14 14:39 编辑

2、为什么量子看起来这么不可思议?

根据在微观量子尺度的实验观察,量子具有很多不可思议的现象。“量子的速度与位置不能同时精确测量”、“量子运动时的方向和路径无定规可寻”、“量子的状态无法确定”、“量子具有波粒二相性”、“量子运动具有魔术般的跳跃性”……。看起来量子超脱于一切科学规律之上,简直就象一个飘忽不定、神通广大的神仙,与我们在现实生活的宏观尺度观察到的现象差了十万八千里!

等等,仔细想想好象也没差这么多,生活中有一种现象也是这个样子——影视。咱们先别排斥,影视现象既然能够在现实生活中存在,也应该有可能在量子尺度存在,至少这种可能性应该存在。那么下面我们就来假设这种可能性成立,并通过思维实验在理论上验证:在这个前提下量子所有不可思议的现象会不会变得合理,如果确实全部都变得合理,那么基本上就能够确定量子现象的原理到底是不是与影视现象的原理相似。

要达到这个目的,我们需要做三件事:考查影视现象的投影和观看原理;考查量子影视的投影和观察原理;考查量子影视的投影和观察过程。

首先我们考查影视现象的投影原理。电影电视首先通过摄像机的拍摄,把三维空间的一个空间角度的切面,通过光子的投影记录到二维的或塑料、或电子的胶片中:

60.jpg

再通过电影院设备和电视设备投影出来:

56.jpg
55.jpg

然后通过眼镜和眼睛让我们看到:

57.jpg
58.jpg

最后在我们的思维里想象出电影的影像:

59.jpg

因此影视从制作到播放再到观察的原理就是一个降维投射的原理。其中降维投射具有这样一些特点:

投射方向与成影方向之间互相垂直,高维空间比低维空间多出来的维度总是与低维空间中的所有维度同时互相垂直。

第二步,考查量子影视的投影和观察原理。

量子弦是如何幻化出我们所看到的世界呢?主要通过两种方式:1、分形;2、映射。

1、分形:

可以把弦的振动想象成一辆汽车在圆形公路上行驶,车每跑一圈就意味着弦振动一个周期:

分形_汽车比喻01.jpg

当车跑得比较慢时我们能够清楚的看到汽车的车身细节以及行驶的过程,但是当车开得非常快时,我们就无法观察到汽车的车身细节和行驶过程了,而是会把这辆高速行驶的汽车看成是一个横截面为汽车前视截面的“圆环体”:

分形_汽车比喻.jpg

这样在观察上把“行驶的汽车”看成“圆环体”的过程就是分形。

假设:有一个量子的振动弦是正弦曲线:

08.jpg

这个正弦曲线的维度为n维。有一个n-1维的观察者a来观察这个n维正弦曲线,由于a的n-1维的观察力相对于n维来说过于粗糙,也就是说这个正弦的频率相对于a来说过于高频,就会导致a看不清正弦曲线本身。这个过程就相当于我们在x轴的方向上的有限长度内不断增加正弦曲线的周期密度:

09.jpg

当密度达到一定程度时,这个正弦曲线就会基本上从我们的视觉上消失!在这个过程中,我们就从n维的观察者降维成了n-1维的观察者a。

那么此时以a的观察能力能够观察到什么呢?他会自然而然的关注正弦曲线的上下极点,由于这些极点对于a来说排列得过于精细和紧密,所以在a的眼里实际上不是点,而是两条线,a会认为存在这两条线,也就是n-1维的弦,而原来的n维的正弦曲线并不存在。

10.jpg

降维投射的过程除了有分形以外,还应该存在这样一种“映射”过程:

映射机制01.jpg

通过以上“分形”+“映射”的两个过程,n-1维的a就会把一个n维弦看成两个n-1维的子弦。在我们观察“a对弦的观察”的角度看来:a看到的是基本上不存在的子弦,而真正存在的母弦a却看不到;a所看到的一切子弦都有阴阳相对性,即在a的眼睛里是一个辩证的世界;a会坚定的认为只有n-1维的世界真实存在,而投影的来源——高维世界并不存在,就算我们去告诉a:“高维世界是什么样”,a也难以相信。

第三步,考查量子影视的投影和观察过程。

为了便于观察,我们从三维空间中最低维度的弦开始。最低维度的弦是零维弦,空间上就是一个点的维度,这种弦的变化只有两种状态:无或有
跨维投影10.jpg

在数学上通常表示为0或1:
跨维投影11.jpg

如果把零维弦设为0~,可以把零维弦表达为0~[0, 1]。很明显在0~的“有”与“无”之间没有任何模糊可言,弦的形态本质上不存在连续的线,只有离散的点,这样的弦形态使得0~在微观上具有量子性。因为0~是构成三维空间一切其它弦的基础弦,所以可以推论三维空间的所有弦在微观上都具有量子性,而我们把弦看成连续的线甚至面,可能是弦在宏观状态下由于观察力粗糙,观察者在自己的意识中通过想象产生的视觉假象。

零维弦虽然在空间上只有一个点,但如果把它的时间维度展开,就会发现零维弦在时间轴上会呈现出类似“音乐节拍”的现象:
跨维投影12.jpg

在日常生活中由于观察者习惯于重视“有”的状态而忽视“无”的状态,久而久之就把原来包含“有与无”的0~看成了只有“有”没有“无”的形态:
跨维投影13.jpg

但实际上0~中“无”的状态一直都是存在的,就好象乐谱中的“休止符”与其它音符一样在性质上具有时间和空间的意义,看似没有却一直存在。

有人认为弦的本质是“振动的点、线、面、体或振动的某某”,这个认识是有问题的,因为所谓“振动”是观察者对有的点和无的点在不同时间点上的排列顺序观察而在意识中由视觉残留导致的视觉假象。假象不应该成为本质,所以弦的本质不应该是“振动”的某某,而应该是“弦={虚空,有}”,在数学上应该表示为“弦={坐标,点}”。

比0~更高一个维度的弦是一维弦,记作1~。其形态类似于纵波,其变化的特点是质点在直线上某一段距离之间振荡:
11.jpg

设其振荡的直线为x轴,初始位置为原点0,则有:

跨维投影01.gif
点击图像观看动画

在空间中看起来一维的弦上似乎只有一个点在沿着x轴“移动”,但这只是我们习惯于重视“有”的观察习惯导致的视觉假象,准确的说一维弦上根本没有任何一个点在移动,而是一系列“有与无”的状态在随着时间轴呈现出不同顺序的排列:
跨维投影14.jpg

当这样的排列序列随着时间的流逝而顺序出现时,视觉残留的观察习惯令观察者自己想象出了“向左移动”的视觉效果,与电影的观看效果类似。不难发现,1~与0~在时间轴上的展开形态本质是同一个维的弦。

直观看起来1~只是往返的直线运动,但其运动在时间轴上的展开弦是遵循正弦曲线的运行轨道:
跨维投影09.jpg

跨维投影02.gif
点击图像观看动画

在这个解析中不难发现,1~的x轴直线运动弦与x+t(时间)轴的正弦曲线运动弦之间存在映射和被映射的关系。

这时观察者看到的正弦曲线似乎是一根平滑的曲线,但这依然可能是一个视觉假象,因为如果真的存在一个一维世界,那么这个世界里的所有1~都应该是由二维世界里的2~通过映射和分形投影而来,因此有理由相信投影出这根1~的二维母弦在x+t轴上的展开应该是这个形态:

跨维投影03.gif
点击图像观看动画

不难发现,1~与0~在时间轴上的展开形态本质是同一个维度的弦;2~与1~在时间轴上的展开形态本质也是同一个维度的弦。

由于低维世界的观察者观察力粗糙,他们只能看到1~的低频子弦±S~,而无法观察到高维世界2~的高频母弦M~,所以在低维世界的x+t轴上宏观上所展现出来的正弦曲线,实际上在微观上并不是平滑的线,而是一系列有序而离散的点。

如果仔细观察会发现这些点很“调皮”,它们不会一丝不差的按照 S~: f(x)=sin t 的公式运算出的S~路径来运行,实际的极值点与理论的极值点之间存在一个动态的误差,下图为多个周期中“左、中、右”各极值点在x轴上的投影位置叠加:
跨维投影04.jpg

理论上应该是三个固定的位置,而实际上不同周期的相同极值点投影之间都有一个或大或小的动态误差。

放大观察1~在多个周期中最小振幅点——“中”点的投影位置:
跨维投影05.jpg
跨维投影06.jpg

这个点在理论上应该始终在x轴的原点位置,而实际投影却总是出现误差而忽左忽右的出现在原点位置的两侧,如果把各周期的“中”点位置做一个数学统计,会发现它们基本上以原点为中心呈正态分布:
跨维投影07.jpg

这可能因为2~的高频母弦M~的极值点与低频子弦±S~的极值点在t轴上并不一定“合拍”:
跨维投影08.jpg

而且这样的“不合拍”程度在不同的±S~运行周期上都有可能存在一定范围内的变化。另一方面,由于母弦与子弦在结构上具有迭代性,即母弦的振幅变化结构与子弦的振幅变化结构之间存在迭代性,这会让不同周期上t轴的“不合拍”和在x轴上的错位程度都会以理论位置为中心呈正态分布,这使得极值点时间差在分形降维的过程中会幻化出这些“绝对存在的且呈正态分布的动态误差”。

由此可知,低维理论与低维现实之间的误差虽然不可能绝对消除,但是低维微观量子的每一个路径位置却完全不是“随机”的、“不确定”的。这个路径应该会严格按照投影出低维子弦±S~的高维母弦M~的极值点位置序列来运行,没有例外。低维观察者之所以会认为量子运动“随机”、“不确定”,是因为低维观察者没有观察到低维弦时间轴上的高维弦形态,没有发现高维弦极值点位置是低维弦时间的函数,在低维空间中的不同时间,高维弦极点依然会严格遵循高维弦的路径公式M~:f(t)来运行。

以上弦分形过程中的几何特点,可能是量子理论中“量子运动的方向和路径无规律可寻”、“不确定原则”、“量子具有波粒二相性”、“测不准原理”和“量子魔术般的跳跃性运动”、“量子空间”、“量子”等等一系列与宏观运动相矛盾的量子现象的原因。

由于极值点时间差的存在,在弦从高维向低维不断分形和映射的过程中,高维弦原本具有的规律性会不断因变形和扭曲从而逐渐被弱化,即使高维弦原本具有完美的规律性轨道,降维后也会因变形和扭曲从而不太规律。而且随着降维的次数越来越多,变形和扭曲会越来越严重,轨道也会越来越不规律。

因此可以推论:越高维的弦规律性越强,偏差与扭曲也越小,同时也越精细,越低维的弦规律性越差,偏差与扭曲也越大,同时也越粗糙。越高维的弦给人的感觉越协调、越优美、越严谨和越精细,越低维的弦感觉越冲突、越零乱、越随意和越粗糙,甚至会感觉争斗、败坏、扭曲和粗陋。由此也可以想象,如果真的存在一个比我们三维世界更高维的世界,比如说四维世界,那么那里应该是一个更协调、更优美、更严谨和更精细的世界。如果真的存在一个比三维世界更低维的世界,比如说负三维世界,那么那里也应该是一个更争斗、更败坏、更扭曲和更粗陋的世界。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8-8 13:30:3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drkiller 于 2020-5-16 20:56 编辑

八、寻找上帝粒子

(与弦相关的有什么?火弦思维)

目前物理学界假设存在一种构成所有粒子的基本粒子,并命名为上帝粒子,有很多物理学家都在努力寻找它。在这里需要问的是:在我们这个3+1维界(即三维空间加一维时间界,下同)里存在与基本粒子对应的基本弦吗?如果存在应该是什么形态?投影出三维空间基本弦的四维空间的母弦应该是什么形态?要解答这些问题就需要从认识弦的基本性质开始,包括弦的要素、构成和编织。

1、弦的前世今生

说到弦的基本要素就不能不提弦最基本的两个现象,即上文中提到的0~的两个现象:无与有,也就是数学上的0与1:
跨维投影10.jpg
跨维投影11.jpg

1对应的是有,而0对应的是无。因为3+1维界都是高维投影的点,所以一切有都是变化的离散的点,也就是量子,无则是没有变化的虚空。

从虚空无变化(虚空无为)和虚空与有的关系出发,就能够认识到虚空应该具有这样一些性质:1、虚空无法分割;2、虚空没有边界;3、虚空超越一切维度;4、依于虚空能够度量有。

由此可见无是有的舞台,有是无的表演,0是1的衬托,1是0的彰显。在数学上有对应点,无则对应坐标,由此可以明确弦的基本要素:坐标和点,集合上可表示为弦={坐标,点}

在这里有两点需要明确:第一点,坐标和点并非仅仅是理论中的抽象概念,而且对应着我们所在的现象界里的有和无两类根本现象;第二点,虚空中并非一无所有,同有中排列着有的点相对,虚空中紧密的排列着无的点,这些点不但彼此独立而且无隙不断,编织呈网却密不透风,如同天网,坐标就好象是以“天网”为刻度的标尺度量着有,因此坐标数轴上的数应该彼此之间即独立又无隙不断,“天网灰灰疏而不漏”说的正是这个现象界的奇妙特点。

我们所在世界的有,观天为圆:
在天为圆.jpg

观地为方:
在地为方.jpg

为了更方便的衬托和度量有,基本的坐标应该是具有方的性质的垂直坐标系:
坐标1.jpg

和具有圆的性质的极坐标系:
极坐标.jpg

而圆、方与维度的编织又可以衍化出混合坐标系:
坐标3.jpg

超维坐标系等复合坐标系:
坐标2.jpg

与虚空的坐标相对的是有的点,点是弦的基本要素,点的构成方式也就是弦的基本构成方式,共有两种,疏密和路径:
疏密1.jpg
路径.jpg

弦与弦的不同从根本上来说也就是构成的不同,所谓弦的信息也就是指这两种构成的信息。其中疏密的信息主要有两个,分别是(点的)位置和间距:
疏密0.jpg

路径的信息主要有两个,分别是振幅和波长:
振幅和波长.jpg

弦的编织是指弦的要素无和有的变化组合方式,分为实相编织和现象编织两类。弦的实相编织共有五种,分别是有无(属火)、路径(属水)、开闭(属金)、轮回(属土)和维度(属木)。

有无编织是有和无之间即虚空与点之间间隔变化的组合:
有无编织.jpg

路径编织是点与点之间关系变化的组合:
形态编织.jpg

开闭编织是路径呈开放与闭合变化的组合:
开闭.jpg

轮回编织是疏密或路径循环变化的组合:
轮回编织.jpg

维度编织是空间维度衍生变化的组合:
维度编织.jpg

弦的实相编织属于弦的真实形态的编织,没有加入观察者的意识缺省和意识分别、比较和想象,所以属于实相界。

弦的现象编织是指弦在基础编织基础上在粗细、角度不同的观察方法状态下的衍生、变化组合,这些编织加入观察者的意识缺省和意识分别、比较和想象,所以属于现象界。这些组合非常丰富,粗略说来有映射:
映射.jpg

分形:
有两种,一种是路径分形,即路径位置极点的分形
三维弦动态.gif
(点击观看动画)

另一种是疏密分形,即点的疏密极点分形,这是直线形疏密分形
疏密分形.jpg

这是圆形疏密分形
疏密分形2.jpg

升降:
分形升降幅、升降频
015.jpg

映射升降维
017.jpg

叠加干涉:
双缝干涉.jpg

弦的基础编织:迭代
在3+1维界归纳起来略有五种,分别是维度迭代,是弦在空间维度的衍生迭代:
0维维度迭代
跨维投影12.jpg

1到3维维度迭代
维度编织.jpg

0~及更高维弦才有的无有迭代:
无有迭代.jpg

1~及更高维弦才有的振频迭代:
频率迭代.jpg

2~及更高维弦才有的振幅迭代:
振幅迭代.jpg

3~及更高维弦才有的螺旋迭代:
迭代.jpg

x06.gif
(点击观看动画)
x04x.gif
(点击观看动画)

五种迭代与五种实相编织对应。维度属于一切弦的共有现象,维度迭代存在于一切弦中;振频属于0维现象,振频迭代只存在于一维以上的弦中;振幅属于1维现象,振幅迭代只存在于二维以上的弦中,旋转属于2维现象,旋转迭代(即螺旋)只存在于三维以上的弦中。根据这些规律可知,迭代产生维度,有无的迭代产生振频,振频的迭代产生振幅(比如一维母弦声音的振频越来越密集会产生声音越来越高、好象分形为二维子弦的振幅越来越大的感觉),振幅的迭代产生旋转,旋转的迭代产生螺旋……,由此可知迭代是弦的有与无两个要素之间产生由简单向丰富编织的基本方法。

而这个所谓的“基本方法”并不是属于弦的方法,因为弦本身并不知道方法,也不知道简单和丰富,这个“基本方法”是观察者通过意识赋予的,是通过意识描述弦的事实的语言符号,即使在本文中引用了这个符号,也并非意味着“弦拥有这个基本方法”。

在弦的现象编织中即有弦的真实形态的编织,同时也加入了观察者的意识缺省和意识分别、比较和想象,所以属于由实相界投影而成的,虚实参杂由真显妄的现象界。当观察者认识到自己在意识中对事实忽略了些什么,另外又加入了些什么,就有机会把现象逐渐还原成为事实。

综上所述:
弦的实相:无、有
弦的要素:坐标、点
弦的基础编织:迭代
弦的基本构成:疏密、路径
弦的基础信息:位置、间距
弦的迭代信息:(一维以上的弦)振幅和波长、(二维以上的弦)曲率和拐点、(三维以上的弦)(螺旋的)旋转和衍进……
弦的实相编织(对应实相界):有无迭代(属火)、路径迭代(属水)、开闭迭代(属金)、轮回迭代(属土)、维度迭代(属木)
弦的现象编织(对应现象界):映射、分形、升降、叠加、干涉……等等

两种说法:
第一种,高维的全息弦通过粗糙观察的降维形成了由高到低不同维度的弦,高维弦原本具有的全息也因此被降为信息缺省的片面信息;
第二种,低维的弦作为要素渐次组合成了由低到高不同维度的弦的集合,低维的片面信息也通过组合渐次组成了高维的全息;

也许可以这么说,弦的构成和编织反映的可能是观察者想要把点和点在不同时间点上的排列在宏观上“组合(想)成什么”,这个过程正如我们欣赏风景时观云如马、观水如龙、观石如猴……的过程,是一个观察者对感观现象赋予主观意识的过程,它实际上反映的是观察者的意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8-8 13:34:1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drkiller 于 2019-12-5 09:14 编辑

………………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8-8 13:38:3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drkiller 于 2019-12-5 09:15 编辑

…………………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10-26 09:04:4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drkiller 于 2019-12-5 14:05 编辑

……………………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10-27 23:24:4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drkiller 于 2019-10-19 11:44 编辑

无论世界是什么、无论怎么看待,世界总是自己看待的那个样子。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10-23 14:49:4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drkiller 于 2019-11-25 06:07 编辑

.............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12-5 06:53:4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drkiller 于 2020-1-27 12:40 编辑

2、电磁波的微笑

(超维弦是如何降维投影的?水弦思维)

首先假设3+1维基本弦是存在的,并把它命名为3B~(三维Basic~,下同)。那么根据上文“六、宇宙的膨胀与坍缩”中“2、螺旋轨道背后的秘密”中,“宏观与微观弦的螺旋形轨道迭代”可知,3B~应该具有这样一些性质:

由于3+1维界的所有弦都是由3B~构成,所以3B~对应的现象应该是一切粒子都普遍具有的现象;
因为是最基本的弦,路径上没有迭代,所以传播速度最快,应该是3+1维界的极限速度;
因为是四维弦的投影,不依赖于其它三维空间的弦而存在,所以能够在3+1维界的“虚空”中传播。

不难发现,在所有物理现象中完全符合这些性质的最大嫌疑对象就是电磁波。现在我们假设电磁波现象就对应3B~,那么电磁波的波形为什么是我们看到的这个样子呢?这就需要讨论三个问题:问题一,我们看到的电磁波是什么样子?问题二,高维母弦投影出低维子弦的基本规律是什么?问题三,四维母弦如何投影出我们看到的电磁波的这个样子?

问题一,电磁波是什么样子?

从微观的角度来说,电磁波是电波和磁波的“二合一”传播模式,即变化的电场产生变化的磁场,并以此相续相生的传播。其中电波与磁波都是平面的二维波,它们之间的振幅和振频协同,但它们两者的振动方向和传播方向三者之间始终保持相互垂直,且遵循右手定则:
电磁波 (2).gif
(单击观看动画)

电波与磁波为什么始终相伴?为何它们之间的方向为什么始终保持垂直且遵守右手定则?为什么它们之间总是同频?这些现实问题都需要在四维空间母弦投影出三维空间子弦的基本规律中找到答案。

问题二,高维母弦投影出低维子弦的基本规律是什么?

我们虽然是三维空间的生命,但我们的每一只眼睛实际上只能看到二维的影像,三维空间只是我们通过比较两只眼睛的二维影像之间的差异,在意识中通过想象虚构出了三维空间。

由此可知,在三维空间观察者的眼中只能够看到二维的弦,观察者通过比较对同一个三维母弦不同视角投影的二维子弦的差异,在意识中通过想象构建了三维空间,也就是说观察者是通过多个二维弦的三维差别来构建了三维空间。由此可以推测,观察者通过多个三维弦的四维差别构建了四维空间,观察者通过多个四维弦的五维差别构建了五维空间……。对于观察者来说,n维空间由多个n-1维弦构成,n维空间的n-1维弦是n+1维空间的n维弦的降维投影。

因为越高维的弦越具有规律性,正球体形是3+1维界普遍存在的粒子形态,正弦形态是普遍存在的三维空间中的二维弦的形态,所以可以推测:投影出三维空间二维子弦的四维空间的三维母弦至少趋向于三维正弦,即正螺旋弦,其对应的四维形态应该至少趋向于正四维圆形;投影出四维空间的三维子弦的五维空间的四维母弦也应该趋向于四维正弦,其对应的五维形态也应该趋向正五维圆形……。

四维正弦的疏密周期和路径周期应该同频,且疏密值的变化也应该遵循正弦曲线。

因为电场和磁场总是相伴,所以可以推测:是同一个四维空间的三维弦用两种方式分别投影出了三维空间的二维电场弦和二维磁场弦。

因为电场和磁场是两种物理性质完全不同的场,因此可以推测母弦投影出电场弦和磁场弦的投影方式完全不同,且两种方式之间应该存在(至少是趋向于)同频的规律性。

问题三,四维母弦如何投影出我们看到的电磁波的这个样子?

假设有一个四维正弦作如下振荡:
四维弦动画.gif
(单击观看动画)

其中路径的每一个“圆环”都应该趋向于正圆球体,根据弦的形态建立超维坐标系:
四维坐标系.jpg

在超维坐标系中围绕着xyz轴的红色圆形看似一个圆形平面,但由于这是一个四维坐标系,因此这个红色圆形实际上是三维正球体。

把四维正弦置入到坐标系中:
四维正弦路径.jpg

当四维正弦通过映射投影到xyz轴三维空间降维为三维正弦时,四维弦的正圆形圆环也会投影到xyz轴三维空间中,由于看不到第四个维度t轴方向,当圆环对应的正球体与xzt轴球面方向越来越趋于一致时,这些圆环对应的正球体的投影似乎越来越被压扁成了越来越“椭”的椭圆球体:
四维正弦路径在三维空间的投影.jpg

把这些看似一系列椭圆形的螺旋形弦按照四维母弦振动的先后时间顺序在三维坐标系中展开,形成三维高频子弦:
电磁波01.jpg

这个形态很象一根被斜向拉申扭曲的弹簧。观察力粗糙的三维人由于看不清三维弦的细节形态,会自然关注三维高频弦的上下边缘的极点位置:
电磁波02.jpg

在这个过程中,极点看起来似乎象是在围绕着z轴上的“中间”位置上下摆动,当然这个“中间位置”实际上仅存在于观察者意识的比较想象之中。当一个点随着时间在中间位置的上下两侧来回摆动时,观察者又会进一步的想象把所有摆动的极点位置与中间位置进行比较:
电磁波03.jpg

把极点和中间点所在的yz轴平面设为三维高频弦的二维投影面:
电磁波04.jpg

当观察者总是关注极点与中点在意识想象中的比较,时间长了以后感观疲劳晕花之后,就会在自己的意识想象中认为极点与中间点的位置差是真实存在的:
电磁波05.jpg

以上是四维母弦通过路径分形而投影出来的一个二维子弦,这可能是电磁波中一个波形的由来。

四维母弦在宏观上是路径,在微观上却应该是比四维更高维的弦投影的点,也就是量子:
电磁波06.jpg

这些量子在四维母弦宏观路径上的分布会呈现出疏密的周期性变化。根据高维母弦投影出低维子弦的基本规律,由于投影出四维母弦的更高维弦也是正弦,所以疏密分布的间距变化也应该按正弦曲线的绝对值来变化:
疏密间距变化.jpg

而且量子的疏密周期与四维母弦的路径周期应该(趋向于)同频。

三维人粗糙的观察力无法观察到精细的量子疏密分布,只能够粗略的感觉到四维母弦每一个振荡周期中有一个疏密极密点:
电磁波07.jpg

把极密点投影到xz轴的二维平面中:
电磁波08.jpg

观察者同样会关注极密点与想象中的中点的差异:
电磁波09.jpg

当观察者总是关注极点与中点在意识想象中的比较,时间长了感观疲劳晕花之后,又会在自己的意识想象中认为极点与中间点的位置差是真实存在的:
电磁波10.jpg

以上是四维母弦通过疏密分形而投影出来的另一个二维子弦,这可能是电磁波中另一个波形的由来。

如果把路径分形和疏密分形的两个二维子弦同时显示出来:
电磁波.gif
(单击观看动画)

总的来说,观察者在自己的意识比较中把高频四维弦想象成了2维电波+2维磁波的电磁波这个样子,这可能是我们为什么会把电磁波看成这个样子的原因。

在以上的投影过程中可以看出,电磁波之所以遵循右手定则是因为投影出电磁波的四维母弦在时间轴的正方向上是右旋。因为所有的电磁波都遵循右手定侧,所以可以大胆推测:投影出我们这个3+1维界的高维弦都应该是右旋。根据右手定则和高维弦投影成低维弦的过程可以推测,疏密分形的二维弦是电场波,路径分形的二维弦是磁场波,至于为什么量子疏密的宏观形态会产生电场的物理特性?为什么量子路径的宏观形态会产生磁场的物理特性?这些问题还留待着我们进一步去研究和讨论。

那么如何验证电磁波到底是不是由一个四维弦投影而来的呢?有一个细节可以验证,因为路径分形的极点与疏密分形的极点,在四维弦沿三维空间的时间轴展开的三维高频弦的一个周期内相差90度,所以它们在z轴上的投影位置应该相应相差四分之一个三维弦周期:
频差.jpg

因此,电磁波的电波与磁波看似同频,但应该还存在一个很小的频差,即高频三维母弦周期的1/4。如果我们能够在实验中观测到这个统一的频差,不但能够确定电磁波是由一个三维高频母弦投影而成的两个二维子弦,而且还能够确定三维高频母弦的振荡周期值。

至此基本可以大胆的得到这样一个推论,电磁波可能是3+1维界中的“上帝粒子”,我们不但能够观察到电磁波“电波+磁波”的样子,而且还能够认识到它为什么是这样。由此也可以推论,电力和磁力是3+1维界中的“上帝力”,也就是牛顿力学中的基础力,相对论中的基础场力,量子力学中的基础量子作用力。

进一步说,3+1维界中的一切场都可能由电场和磁场编织而成,即由疏密分形子弦和路径分形子弦编织而成;3+1维界中的一切作用力都可能由电力和磁力编织而成,即由疏密分形子弦和路径分形子弦在不同时间点上的不同排列编织而成;3+1维界中的一切物质与能量的现象都可能由三维观察者对高频四维母弦的存在信息缺省的粗糙观察,以及对粗糙观察结果在自己意识中的分别、比较和想象编织而成。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1-8 11:41:1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drkiller 于 2020-6-15 11:04 编辑

九、世界是不是永动机?

要探究“世界是不是能够永远运行?”的问题就需要先搞清楚能量的本质,要搞清楚能量就需要先搞清楚力的本质,而要搞清楚力就需要先搞清楚运动的本质、速度的本质、和极限速度的由来。

1、速度为什么有极限?

在上文“七、量子魔术的秘密”中提到,观察者在宏观低速状态下所谓的“连续的空间位置变化的运动”在量子的微观尺度上根本不存在,所谓运动只是一系列“无”和“有”的量子随着时间维度上在先后顺序的时间位置分别呈现不同的排列顺序,当观察者在先后不同的时间点上顺序观察这些排列时,在自己的意识里以视觉残留的方式想象“有”量子在“无”量子中“运动”。

那么“无”和“有”的量子又是在哪里排列呢?首先从观察者的角度来看,“无”和“有”的量子在视觉上应该在观察者的视界中排列,即上文“六、宇宙的膨胀与坍缩”中的“3、银河系看起来为什么是这样?”中说的我们在意识中想象的以眼睛位置为中心的“三维球形意识显示器”:
04.jpg

观察者所看到的一切视觉现象,包括一切运动现象,都是由四维空间的弦在这台“显示器”中投影而点亮的点,即“无”和“有”的量子,随时间而变换不同的排列组合。观察者根据这样的观察结果,通过视觉残留的想象“补充”了量子不同排列组合之间的那个并非连续的过程,让其似乎变得“连续”了起来,从而在宏观上感觉好象有事物在三维空间中作连续的运动。

到此可能有读者会提出异议:这些都可能只是作者对视觉感受机制一廂情愿的理论假设,并没有充分的证据表明视觉感受就应该按照这个猜想来产生,也可能是别的什么机制产生了视觉感受。那么有没有一个确定无疑的证据来证明视觉就应该按照这个猜想来产生呢?我认为:有,这个证据就是光速在3+1维界中的极限性、各向同性和不可叠加性。为了通过光速的这些性质来描述观察者的视界——这台“二维肉眼+三维意识的球形显示器”(简称“眼识界”,下同)的工作原理,下面就对数码电影中的运动现象作详细的考查。

假设有一场由一台固定在地面上的摄影机从始至终以一个镜头完成全部摄影的数码记录片电影,投影到屏幕上的画面尺寸固定为直径10m的正圆形:
01.jpg

设电影屏幕的幅宽为ɑb,则ɑb=10m。而且拍摄的帧数和播放的帧数相同,始终以每秒24f(帧,frame)的固定速度拍摄和播放,设电影的帧速度为vf,则vf=24f/s,设帧时长为fl(Frame length),则fl=1/24s≈0.0417s。如果在电影的数码胶片每一帧的画面中有一个像素的影像:
08.jpg

当数码胶片的前一帧与后一帧之间这个像素影像在画面中的位置差越大时,观众在视觉上就会感觉它的移动速度会越快。但是无论速度有多快都不可能比下面连续的这两帧所表现的速度更快:
02.jpg

这两帧所表现的速度就是这个ɑb=10m、vf=24f/s的电影表现的极限最高速度,设这个最高极速为ɑv,则有ɑv=ɑb/fl≈10/0.0417=240m/s。

如果这个电影需要表现一列火车相对于地面由左向右作速度为24m/s的运动:
03.jpg

因为24×fl=24×0.0417=1m,所以电影前后两帧之间的火车像素位置只需要向右差异1m:
04.jpg

观众在视觉上就会认为火车在以24m/s的速度相对于地面向右运动。

如果电影需要表现有一个人也在以24m/s的直线速度在火车顶上向右奔跑,那么电影前后两帧之间人的像素位置只需要向右差异2m:
05.jpg

观众在视觉上就会认为人在以24m/s的速度相对于火车向右运动,同时也在以48m/s的速度相对于地面向右运动,并可以认为“人相对于地面的速度”等于“人相对于火车的速度”加上“火车相对于地面的速度”。只要火车和人的速度之和小于或等于电影的最高极速ɑv,“两个速度之间可以叠加”的逻辑在电影中似乎都是成立的。

但是如果把火车和人的速度加快到它们之和大于电影的最高极速ɑv,比如都提高到240m/s的速度,表现火车运动的前后两帧之间的火车像素位置需要向右差异10m,由于电影屏幕的幅宽有10m,因此这个速度依然还是可以表现出来让观众感受到:
06.jpg

但是要表现人向右以240m/s的速度在火车顶上直线奔跑就遇到麻烦了,因为此时人相对于地面应该以480m/s的速度向右直线运动,这就需要前后两帧之间的人的像素位置向右差异20m,这已经超出了屏幕的宽度极限,因此即使人真的跑了这么快电影也无法表现出来,观众也根本看不见。只要电影里还能够让观众看到人,这个人相对于地面的直线运动速度就不可能超过240m/s:
07.jpg

或者说:在无意识中,观众把一切超越电影极限速度的“运动”都忽略了。因此电影中影像的运动速度存在这样一个规律:当两个速度v1和v2之和小于或等于电影的最高极速ɑv时,v1和v2的叠加v1+2等于其代数和,当v1+v2≤ɑv时有v1+2=v1+v2;当v1和v2之和大于最高极速时,v1和v2的叠加恒等于最高极速ɑv,当v1+v2≥ɑv时有v1+2=ɑv;两个乃至n个最高极速之间叠加依然恒等于最高极速,也就是说最高极速之间根本不存在速度叠加这回事。

这个规律说明:在一个固定屏幕大小和固定帧频的电影中,从观众视角看来多个低速直线运动之间看似可以叠加,而且叠加值看似等于所有速度的代数和;但是在接近电影的最高极速的多个高速运动之间就不可能这么叠加,而且电影的极限速度之间无法叠加。

另一方面,由于屏幕是各向同性的圆形,因此这场电影中的影像无论朝屏幕平面中的任何一个方向作直线运动,其最高极速都是ɑv=10m/fl=240m/s,也就是说电影的最高极速具有各向同性。

由此看来,虽然在低速运动中观察者似乎能够看到“运动速度的叠加”,但在最高极速的运动中,运动从来都未曾“叠加”过。圆形电影的“投影说”很好的解释了在视觉中“为什么会存在无法超越的最高极速”的问题,解释了“为什么低速能叠加,而最高极速却不能叠加”的问题,解释了“为什么最高极速具有各向同性”的问题,这即是为什么“视觉应该按照‘超维投影’这个理论假设的机制而不是别的机制来产生”的原因。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1-10 18:30:0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drkiller 于 2020-6-18 16:22 编辑

2、电影特效的极限

从宏观的角度分析了电影屏幕上的合相,再从微观的角度来分析屏幕上的像素。首先需要确定屏幕像素分布的结构,由于电影的最高极速在屏幕平面上具有各向同性,这就决定了每一对相邻像素之间的间距Δb都相等,这也就决定了像素的分布结构只能是蜂巢状,设间距Δb=0.001m,有:
09.jpg
(注:此图仅为示意图,其中10m幅度和0.001m间距的比例并非真实,仅为方便观看效果和公式演算。)

当然,图中的线只是为了表达像素之间的分布结构,在实际电影中只有像素能够被显示出来:
10.jpg

可能有人会认为这种分布不是各向同性而是有方向性的,因为像素之间连接而成的六边形的底边是x轴的水平方向。如果这个屏幕是矩形的,那么这个方向性是成立的,由于屏幕是正圆形,无论六边形的底边朝着哪一个方向都必然是这样的分布方向,不存在任何一种与之不同的分布方向,就导致了这个方向性不成立,因此“像素在正圆形中的等距蜂窝状分布”是各向同性的平面分布。

现在假设电影播放每一帧画面时,像素发光的时间长度为无穷小,也就是亮了的瞬间就灭,由于观众的意识有视觉残留的机制,所以观众依然会看得到像素发光的影像,而且这个影像会在意识中持续至少一帧的时长,即至少约0.0417s。

当电影前后两帧分别显示两个相邻的像素前后发光时:
15.jpg

这个时候所表现的是电影的“极低速匀速直线运动”,设这个速度为Δv。在反复播放这两帧视频的情况下,如果有观察者b正在微观像素尺度测量研究这个视频,当他测量的时长达到0.0417s,则会看到视频在两个像素之间反复闪烁:
测不准原理.gif
(单击观看动画)

于是能够通过视觉测量来确定这个“极低速匀速直线运动”的“速度”为:Δv=Δb/fl=0.001/0.0417≈0.024mm/s(公式6-1),但是与此同时却无法精确测量像素的位置,不知道到底是在第一帧的像素位置还是第二帧的像素位置,因此存在一个位置差Δb即0.001m是b在测量研究中无法避免的误差。

如果b把测量的时长缩小到小于0.0417s,且测量时段仅在某一帧时长区间之内,那么b在这个时长内只能看到一帧的画面,而且画面固定不闪烁,虽然能够精确测量到像素的精确位置而不存在位置误差Δb,但是却无法测量到“极低速匀速直线运动”的“速度”,因为画面没有发生任何“运动”,在测量中量子的运动速度保持为0,所以在测量“速度”中就不可避免的存在Δv-0=Δv的误差。

由此可以得到“观众视角的电影测不准原理”:当测量时长t≥fl时,“位置误差”≥Δb,当测量时长t<fl且位于某一帧时长区间内时,位置误差Δb消失,但“速度误差”≥Δv。

如果“运动”是由观察者的视觉残留意识虚构的假象,那么从量子的角度来说“运动”本来就不存在,也就不可能在量子的尺度上或者更精细尺度上测量到“运动速度”。因此,测不准原理的意义应该是:观众在电影里虽然似乎能够看到运动的现象,但是运动本身却并非真实存在。

当电影前后两帧分别显示直径两端的像素前后发光时,犹如上面的火车的高速运动一般:
21.jpg

这两帧表现的即是电影中的匀速直线极限高速,设这个速度为ɑv,则有ɑv=ɑb*vf=10×24=240m/s(公式5-1)

电影的像素间距离Δb与幅宽ɑb一起能够反映整个屏幕的像素分辨率,设分辨率为dr(display resolution),有dr=ɑb/Δb=10/0.001=10000p(公式3-1)

那么在这样的电影中最高能够表现多高频率的弦呢?比如在下图中有一个这样的弦:
11.jpg

在逻辑上这个以Δb为波长的弦似乎是成立的,但是从观众的视角出发却无法分辨像素与像素之间的间距,就好象我们看高清的手机屏幕也无法分辨像素之间的间距一样,因此这样高频率的弦在电影中观众是根本无法分辨的,观众不会认为这是上下振动的波,而会认为这是一条两个像素粗的横线。

由此可知观众只能观察到如下图这样高频的弦,即波长最小为3Δb的弦:
12.jpg

设电影能够表现的匀速直线极高频波频率为ɑf,有ɑf=1/3*vf*dr=1/3×24×10000=80000Hz(公式7-1)

由屏幕和像素的结构可知,电影能够完整展示的最低频的弦是波长最大为ɑb的弦:
14.jpg

它的振动过程是这样的:
最低频弦.gif
(单击观看动画)

设这个弦的频率为Δf,有Δf=vf/dr=24/10000=0.0024Hz(公式8-1)

由屏幕和像素的结构可知,电影能够完整展示的最大振幅的弦是这样的:
019.jpg

设这个弦的振幅为ɑa,有ɑa=1/2ɑb=0.5×10=5m(公式9)

电影能够展示的最小振幅的弦是这样的:
22.jpg

设这个弦的振幅为Δa,有Δa= 1/2sin60〫Δb=0.5×0.866×0.001≈0.000433m(公式10)

由此可以归纳电影参数及参数之间的关系式如下:
设幅宽为ɑb,像素(即量子)间距为Δb,刷新率(即帧速度)为vf,其倒数为帧间时长fl,匀速直线极限高速为ɑv,连贯帧匀速直线极限低速为Δv,分辨率为dr,匀速直线极限高频为ɑf,匀速直线极限低频为Δf,匀速直线极限大振幅为ɑa,匀速直线极限小振幅为Δa,有

ɑb=3ɑf/vf*Δb=3×80000/24×0.001=10m(公式1-1)
ɑb=ɑv*Δb/Δv=240*0.001/0.024=10m(公式1-2)
ɑb=ɑv/vf=240/24=10m(公式1-3)

Δb=ɑb/dr=10/10000=0.001m (公式2-1)
Δb=1/3*ɑv/ɑf=1/3×240/80000=0.001m(公式2-2)

dr=ɑb/Δb=10/0.001=10000p(公式3-1)
dr=ɑv/Δv=240/0.024=10000p(公式3-2)

vf=ɑv/ɑb=240/10=24(公式4-1)
vf=Δv/Δb=0.024/0.001=24(公式4-2)

ɑv=ɑb*vf=10×24=240m/s(公式5-1)
ɑv=3ɑf*Δb=3×80000×0.001=240m/s(公式5-2)

Δv=Δb/fl=0.001/0.0417≈0.024m/s(公式6-1)
Δv=Δb*vf=0.001×24=0.024m/s(公式6-2)

ɑf=1/3*vf*dr=1/3×24×10000=80000Hz(公式7-1)
ɑf=1/3*vf*ɑb/Δb=1/3×24×10/0.001=80000Hz(公式7-2)

Δf=vf/dr=24/10000=0.0024Hz(公式8-1)
Δf=vf/(ɑb/Δb)=2vfΔb/ɑb=2×24×0.001/10=0.0024Hz(公式8-2)
Δf=vf/(ɑv/Δv)=2vfΔv/ɑv=2×24×0.024/240=0.0024Hz(公式8-3)

ɑa=1/2ɑb=0.5×10=5m(公式9)

Δa=1/2sin60〫*Δb=0.5×0.866×0.001≈0.000433m(公式10)

由以上公式可知,在一个屏幕尺度和帧速度(即刷新频率)不变的电影中,电影像素所组成的弦的频率、振幅、直线传播速度均有上、下极限,超越极限的弦电影无法完整的表现出来,会或多或少的损失这些弦的信息。

电影的参数与其能够完整表现的弦的性质之间有这样一些关系:
由公式5、6可知,如果刷新频率越高、屏幕尺寸越大,则直线传播弦的速度的上、下限越大;
由公式7、8可知,如果刷新频率越高、分辨率越高,则直线传播弦的频率的上、下限越大;
由公式9、10可知,如果屏幕尺寸越大、分辨率越高,则直线传播弦的振幅的上、下限越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1-11 11:48:2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drkiller 于 2020-6-16 00:37 编辑

3、“测不准原理”的原理

电影的“测不准原理”思想试验:设有一场数码电影,参数为幅宽ɑb=10m、刷新率vf=24f/s、蜂巢状分布的像素间距Δb=0.001m,有一个像素从银幕的最左端沿水平直线“运动”到最右端:


每一帧向右“移动”一个像素的距离,设这个“运动”的“宏观速度”为v,则有v=像素间距/帧时长=Δb/fl=Δb·vf。

观众对电影在“运动”的某个阶段进行科学观察时会发现,当观察的时间大于等于电影的帧时长时,即t≥fl时,电影的“1个像素运动”会在两帧画面之间闪动,显示的这个像素会在两个连续的像素位置间闪动,从而无法确认这个像素的“具体位置”:


且有:“运动位置”的测量误差≥像素间距Δb

当观察的时间长度小于电影的帧时长,且观察的电影帧只在一帧之内时,能够“精确”的观察到这个像素会停留在某个位置上不动,此次测量速度为0,从而无法观察到这个像素“原来”的“宏观运动速度”:


则有:“运动速度”的测量误差≥像素宏观速度-此次测量速度,设这个像素的闪动频率为ν,有:Δv≥v-0=Δb/(1/ν)=Δb·ν

假设:电影在放映中每一个像素都有发光或不发光两种状态,发光对应有状态、不发光对应无状态,像素每一次发光时长均为无限短,观众如果看到了像素有持续发光的现象,都是因为像素发光闪动的频率太高,观众无法分辨,从而以视觉残留的方式以为像素在持续发光。

电影银幕上如果像素没有发光,则电影影像在此像素上的质量为0,如果像素发了一次光,则电影在此像素上对观众产生了单位质量,即质量子常数ɑm,如果电影在一个像素位置上在一段时间内保持匀速的闪动,且闪动频率为ν,则电影在此像素上对观众产生了像素质量,即量子质量qm,则qm=ɑm·ν。

对观众来说,电影每1个像素每闪动1次会产生最小单位的感观的刺激,由于电影的每一个像素及其发光都是均匀的,因此这样的感观的刺激量在观众看来应该是一个常数,对于观众来说有和无对应的衡量单位为质量,因此em的单位应该为kg,根据em=ɑm·ν则ɑm的单位应该为kg/s。

设这个电影的单位像素质量测不准常数为ɑm,根据以上的测不准规现象,则电影单位像素的测不准原理有:
单位像素测不准常数≤像素位置的不确定性×像素速度的不确定性×质量子常数
hm≤Δb·Δv·ɑm
把Δv=Δb*vf(公式6-2)代入上式,有hm≤Δb·Δb·vf·ɑm=Δb^2·vf·ɑm
由此可以得到电影“测不准原理”的关系式:hm≤Δb^2·vf·ɑm=Δb^2·vf·qm/ν
把不等式改成等式,则有ɑm=Δb^2·ex(公式12),ɑm的单位为m^2·kg/s

hm的物理意义:每一个像素的“有”状态的最小时空单位的质量子数值,即电影单位像素的质量子常数。因此ɑm即是测不准常数,也是质量子时空常数。ex与ɑm

设电影单位像素的能量子为ɑe,量子能量为ee,能量子时空常数为he根据质能转换公式E=mc^2,则有量子质能转换公式:ɑe=ɑm·c^2(公式12),同理eE=em·c^2(公式12),把质量子的质量单位向能量单位推导:kg·m^2/s=kg·m/s^2·m·s=N·m·s=J·s,因此ɑe的单位应该为J·s,eE的单位则为J·s。

把ɑb=ɑv/vf(公式1-3)代入公式12,有:E=em·ɑb^2·vf^2=em·ɑv^2/vf^2·vf^2=em·ɑv^2,E=em·ɑv^2(公式13)实际上就是爱因斯坦的质能转换公式E=m·c^2,由此可以确定:em即是电影像素质量,可以得到电影像素的质量定义:单位像素在单位时间内对观众六识的感观闪动量,定义公式:em=ex·ν(公式14)

由E=em·ɑv^2和E=hv可知:电影普朗克常数的像素感观表达式:h=ex·ɑv^2(公式15)


在了解了电影的参数关系之后,就能够对观察者的眼识界进行分析,从而明确眼识界的相关参数数值。首先需要确定眼识界的形态,由于每一只眼睛只能看到二维的影像,而意识通过分别和比较两只眼睛的二维影像想象出了一个三维球形的眼识界。由此可知,眼识界存在于观察者的意识之中,观察者的眼睛始终位于眼识界的球心,准确的说是双眼之间的中心位置始终位于眼识界的球心,眼睛所看到的一切影像都由四维弦投影在三维球形的内表面,因此像素(即量子)都位于三维球形的内表面上:
19.jpg

由光速的各向同性可知,每一对相邻的两个像素之间的距离均相等,因此像素应该这样分布:
22.jpg
(这只是一个示意图,真实的眼识界上所分布的像素密度要大得多,但像素分布的结构与此图基本相似)

眼识界的幅宽和像素间距应该是这样的:
24.jpg

当然那些连接像素之间的线是不存在的,上图显示这些线条只是为了表达像素的分布结构,因此眼识界上应该只能看到像素,也就是量子:
23.jpg

弦的分布结构非常有趣:像素所在的平面并不是一个欧氏几何中的平展平面,而是一个黎氏几何中曲率恒为正常数的球面,在这个平面中没有彼此不相交的平行直线,任何直线都有曲率。在示意图中像素看似是一个个圆形图案,但实际上每一个像素本身都没有空间尺度,在数学上应该可以理解为一个点。在像素之间看似有距离,但实际上这个距离并不存在,像素虽然各自独立,但是像素与像素之间是至密无隙的。正如古人的描述“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一样,其名“天网”真是恰如其分!

如果把3+1维界看成六识界天网的投影,那么由上面的公式可以得到六识界“测不准原理”的关系式:h≤Δb^2·ν^2·ex/vf

根据肉眼识界的“黑体辐射”的思想试验,可以作出这样一个推理:1个量子每一次闪动对观察者都会产生一个最小单位的感观刺激量,这个量应该是一个不变的常数,而且这个单位感观刺激常数在国际单位制下应该即是普朗克常数:h=6.62607015E-34J·s,即六识界单位感观刺激量子常数为ex=h=6.62607015E-34J·s

普朗克常数h的单位为J·s,可以对其进行单位转换:J·s=N·m·s=kg·m/s^2·m·s=kg·m^2/s

根据转换后单位kg·m^2/s的物理意义,可以在天网结构参数中找到“单位感观刺激常数”即“普朗克常数”的计算关系如下:

单位感观刺激常数me=h=单位粒子质量×单位粒子空间/单位粒子时间=天网单位像素质量×天网像素所占圆形面积/天网的帧速度=6.62607015E-34kg·m^2/s

因为正电子与负电子泯灭后会产生一对光子,而一个光子的每一次闪动应该对应六识界中一个像素的一次闪动,即天网的一个量子,因此一个电子的(静态)质量应该对应一个天网像素的质量(一个像素在每一秒内的感观闪动总量对应在国际单位制中的质量或能量)。设天网单位像素质量为em,由电子的(静态)质量大约为9.109E-31kg可知,em=9.109E-31kg,则有

h=单位粒子质量×单位粒子空间/单位粒子时间=天网像素质量×天网像素所占圆形面积/天网的帧时长=me×π(1/2Δb)^2/fl=me×π(1/2Δb)^2·vf

h=me×π(1/2Δb)^2·vf(公式13)

另一方面,根据佛经内容:一念中有九十刹那。一刹那经九百生灭。(出自《仁王护国般若波罗蜜多经》卷上)

二十念名一瞬顷。二十瞬名一弹指。二十弹指名一罗豫。二十罗豫名一须臾。日极长时有十八须臾。夜极短时有十二须臾。夜极长时有十八须臾。日极短时有十二须臾。(出自《僧祇律》第十七卷)

由此可知,一日一夜=30×20×20×20×20×90×900生灭=3.888E11生灭,一日一夜=24×60×60秒=86400秒,则生灭的频率为3.888E11÷86400=4.5E6Hz。肉眼识界也属于识的范围,因此肉眼识界的刷新率应该与识的生灭的频率相等,即vf=4.5E6Hz,代入公式13有

h=me×π(1/2Δb)^2·vf
6.62607015E-34≈9.109E-31×3.1415926(0.5×Δb)^2×4.5E6
Δb≈1.434635158363968E-5m

肉眼识界的像素间距约为0.01434mm

根据真空中直线光速数据可知,眼识界所能表现的匀速直线极限高速:ɑv≈2.99792458E8m/s

把以上vf、Δb和ɑv的数据代入下列公式,可计算出肉眼识界的各种参数如下:

幅宽(公式1-3)ɑb=ɑv/vf=2.99792458E8/4.5E6=66.6205464m
分辨率(公式3-1)dr=ɑb/Δb=66.6205464/1.434635158363968E-5=4.643727432134932E6p(约460万×460万像素)
匀速直线极限低速(公式6-2)Δv=Δb*vf=1.434635158363968E-5×4.5E6=64.55858212637856m/s
匀速直线极限高频(公式7-1)ɑf=1/3*vf*dr=1/3×4.5E6×4.643727432134932E6=6.965591148202398E12Hz
匀速直线极限低频(公式8-1)Δf=vf/dr=4.5E6/4.643727432134932E6=0.9690491239558274Hz
匀速直线极限大振幅(公式9)ɑa=1/2ɑb=1/2×66.6205464=33.3102732m
匀速直线极限小振幅(公式10)Δa=1/2sin60〫*Δb=0.5×0.866×1.434635158363968E-5=6.211970235715981E-6m

半径 r=ɑb/π=66.6205464/3.1415926=21.20597890382095m(半径21米多)
周长 c=2ɑb=2×66.6205464=133.2410928m(周长133米多)
表面积 S=4πr^2=4×3.1415926(21.20597890382095)^2=5651.015606077699m^2(面积约5651平方米)
像素所占面积 s=(3/2)×√3(1/2Δb)^2=1.5×1.732×(0.5×1.434635158363968E-5)^2
=1.336786635430298E-10m^2
体积 v=4/3πr^3=4/3×3.1415926×21.20597890382095^3=39945.10590921555m^3(体积约4万立方米)
总像素 p=S/s≈5651.015606077699/1.336786635430298E-10=4.227313062760157E13p(约42万亿像素)

由此可知,观察者看世界的肉眼即是佛经中所说的眼根,位于球心;肉眼所看到的二维的弦(即量子)的影像是色尘,位于球形内表面;意识通过对比左、右眼所看到的色尘的差异在球形三维空间中想象出来的影像是眼识;眼根与色尘相对产生眼识,意识中的眼根、色尘和眼识共同构成了眼识界:
20.jpg

这是一个半径约为21.2米,由约42万亿像素构成,刷新率达到每秒四百五十万次的“全视野球形无缝曲面高清无拖影3D显示器”,其“大小”大约可以装入一个占地1600多平米、高度40多米的正立方体的房子里,观察者的视角始终位于球心并能够在三维的任意方向旋转。“一场播放于属于观察者自己的显示器中的大片”——这可能是3+1维界一切运动现象的本来面目。

由于六识界具有统一性,肉眼识界与其它五识界应该统一,因此肉眼识界的参数也应该是肉识界共同的参数。

那么问题来了:如果“运动”是观察者在不同的时间位置顺序观察不同序列的量子排列组合的视觉假像,“运动”是弦(也就是量子)网格编织组合的视觉假像,那么真正的运动还能够存在吗?如果真正的运动都不存在了,那么真正的速度还能够存在吗?如果真正的速度都不存在了,那么真正的加速度还能够存在吗?如果真正的加速度都不存在了,那么真正的力还能够存在吗?如果真正的力都不存在了,那么真正的能量还能够存在吗?如果真正的能量都不存在了,那么真正的质量还能够存在吗?

更要命的问题是:既然三维空间是观察者对眼根感受到的两个不同二维影像的比较而在意识中想象出来的,那么真正的三维空间还能够存在吗?如果真正的三维空间都不存在了,那么比二维空间多出来的那个真正的时间维度还能够存在吗?如果真正的时间都不存在了,那么真正的空间还能够存在吗?

从现象界的角度来说,空间、时间、运动、速度、加速度、力、能量、物质等等现象观察者似乎都能够感受得到,但是从实相界的角度来说,它们都应该是观察者对天网投影的弦的不同编织组合的意识想象。人们通常把弦在宏观尺度上的想象称之为“波”,在微观尺度上的想象称之为“量子”。

至此,还要不要担心世界运行的能量会不会耗尽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Archiver|手机版|blueidea.com ( 湘ICP备12001430号 )  

GMT+8, 2020-7-4 10:20 , Processed in 0.187025 second(s), 9 queries , Gzip On, Mem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