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腾讯微博新浪微博

经典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蓝色理想 最新研发动态 网站开通淘帖功能 - 蓝色理想插件 论坛内容导读一页看论坛 - 给官方提建议

论坛活动及任务 地图和邮件任务 请多用悬赏提问 热夏来袭,选一款蓝色理想的个性T恤吧!

手机上论坛,使用APP获得更好体验 急需前端攻城狮,获得内部推荐机会 论坛开通淘帖功能,收藏终于可以分类了!

搜索
查看: 3207|回复: 33

[闲聊] 经典故事回顾:惊巅别恋 我和鸡毛、科比、文香不得不说的故事..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8-9-17 18:28:2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源自经典。
经典故事回顾:惊巅别恋 我和鸡毛、科比、文香不得不说的故事..
原作者:小样

这个故事发生的时间我并不清楚,只是无数的梦告诉我,时间应该是“从前”,同时也告诉我这个故事绝对真实存在过….每个梦醒时分,我总能很清晰的回忆起故事中的那个男人是多么的俊秀与优雅……

  那里群峦叠嶂,连绵起伏,山风一起,松涛阵阵,其中最高的山峰远看像一座轱辘,所以叫做轱辘山,轱辘山下常年环绕着一条小河,静静的河道两边散落着几百户人家,(因其地势靠近轱辘山,)小镇的名字就叫轱辘儿地(blueidea),村民大多以种蚕纺麻为生,故事就在临山依水的镇子里展开了……

  我出生在那一年的寒冬,阴霾的天空飘着十年不遇的雪,柳絮般的雪在空中纷纷扬扬,整个寒冬,似乎没有停下来的的迹象,就在母亲分娩的那个夜晚,大雪停了,院子里的百年红梅树一夜绽开,又一夜凋谢,胭脂色的花瓣洒落在如同天鹅绒的白雪中,极致的对比夹着寒香飘浮在屋子里的每一个角落。我出生时没有啼哭,以致助产的姜婆出来跟父亲道喜时,父亲对我的来临还浑然不知。父亲走到母亲的床前,深情的看着襁褓中的我,柔嫩且红润的皮肤,似翡玉般无瑕。父亲摇晃着我的小手,逗我开心,我的手攥得紧紧的,父亲用食指将我的手打开,腮红色的掌心躺着一枚花瓣。殷红的花瓣跟院子里凋落的梅花一样。这孩子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掌心会有花瓣呢?为什么不哭?为什么院子里的百年梅花树开了又急促的谢了?这些都难以解释。难道在预示着什么吗?父母对这种种的反常很是不解……

  第二天,父亲把镇里唯一的风水先生赵鹏请到家里。赵鹏在镇上很有名,精于卜算。镇上的人遇上比芝麻大一点的事,都会请赵大师算上一卦,以趋吉避凶。大师总是一手提着鸟笼,另一手攥着一个古旧的檀木盒子,古旧得如同golive。盒子里有99张棕褐色的纸签,纸签上是关于命运的解释,如你所料,鸟笼里有鸟,或许是一只麻雀,我记不太清了,这也无关紧要,谁会去关心一只鸟呢,姑且叫它鸽子吧。鉴于大师总是带着这只鸟,人在鸟在,所以镇上的人都亲切的称呼大师为赵鸟。奶妈把我从厢房里抱出来时,父亲将我的生辰八字递给大师。大师麻利的从檀木盒子里拿出纸签,摊开了固定在夹子上,接着要了半碗水,盛在青瓷碗里。大师拿出火镰将写着生辰八字的宣纸烧成了灰再浸在青瓷碗中。一瞬间空气中便弥漫着燃纸所带来的松香味。随后大师打开鸟笼,鸽子探着头,嘴里发出含糊不清的咕噜声,稍后将头伸到青瓷碗的水中(我说怎么不淹死,果然是神鸟),反复几次后,鸽子跳到了檀木盒上,用嘴叨出其中一张纸签,跳跃着。大师取下竹签,把鸽子放回鸟笼。大师打开纸签,左手掐算着。半晌,大师脸上写满了凝重。父亲心里急切着等待结果,但又怕惊扰大师卜算,只好在一旁悚悚地站着。过了好半天,大师终于开口说话:这孩子五行缺木,命犯桃花,其性温柔,通常五行缺木的人出生众木凋零,会带来很多的坎坷与不幸。二八之前最好不要让她出门,给孩子起名最好带有木字,大师言到此处,欲言又止,便提起檀木盒子与鸟笼起身告辞,跨出大门的时候大师摇着头喃喃的说:疗天乏术,小祸可补大祸……

  那一年是未年(温顺的小绵羊年),于是父亲给我起的名字便叫小样。为了给我庆生,父亲把全镇上稍有名望的人都请了来。这些人中,最为德高望重的当属父亲的挚友李员外。员外与父亲是同窗,员外好古文,而父亲善绘篆,又加上是同乡,私下交情甚深。那年早春员外喜得一子,与父亲定下盟约,如日后父亲得一男儿,结为兄弟,如得一女,就结为夫妻。于是,今日员外不仅带来了庆生大礼,更差媒婆递交了镀金的婚柬与嫁妆,最贵重礼物就是那白玉凤头钗,凤是专食人恶梦且带来光明的吉祥鸟,此钗尾有九颗不同颜色的宝石做回盼状,流畅的阴阳刻纹可谓奇美,祝福我以后能百事皆顺,趋吉避凶。父亲更是明白员外之意,欣然收下。宴会过后,父亲留下员外,命奶妈拿出守宫砂(古时将壁虎放入瓦罐,每日只用朱砂喂养,等到喂有七斤朱砂的时候,壁虎全身朱赤,再捣烂并千锤万杵,然后用其点女人的肢体,颜色不会褪。只有在发生房事后,其颜色才会变淡消褪,是以称其为“守宫砂”)。父亲在我的右臂上点了象征贞洁的守宫砂,这让我想起了出生时的那场纷纷扬扬的大雪与凋落的红梅花瓣,凄美而又浪漫。

  四岁那年,我见到了我的真命天子——李公子。员外带着他儿子来到我家,奶妈牵着我的手从后厢房里出来,他生得白白净净,头发浓密,两眼乌黑有神,穿着立领绸缎夹袄,腰间束带上悬着一块鸡血石,那是他出生时,父亲特意从外地高价买回的,其色比我身上的朱砂还鲜红,通体泛着亮丽剔透的光泽,正面刻了一只雄鸡,背面只刻了“酉羽”二字,图为线刻,虽寥寥数刀,然刀法简练,其昂然的形象便跃然石上。李公子,名文富,字酉羽,酉羽就是鸡冠上的毛,意指学富五车,力冠头筹。只见他靠在父亲的膝边,依依伢伢地背着百家姓,看到我出来,便收了声,只盯着我看。父亲这时对我说,样儿,叫羽哥。当时我并不知道他将是我的夫君,我怯怯地走到了他面前,拉着他的手,小声地喊了声“小哥哥”,他似乎害羞了,怯怯的要往父亲怀里靠。员外这时也笑着说,羽儿有些不好意思喽….

  自那以后,羽哥常来我家里玩,因为父亲遵从大师的嘱托,二八之前是绝对不让我出外半步的,大门每天都有家丁的看守,我与羽哥也越来越熟了,经常在家中的花园里玩耍,我不停的在他身边喊着小哥哥,羽哥似乎也很体贴我,从来不会跟我争执,处处谦让着我,我们的玩耍总是无限的欢快,就连树上的一片叶子落下,也会引起我们唧唧咕咕的絮语,一些在大人眼里无意义的事情,在我与羽哥的眼里却是那样的丰富多彩。

  五岁时,父亲为我请了教书先生,而此时员外也给羽哥找了位先生,这样,我们便不能像过去那样由着性子玩了,见面的机会也少了,父亲怕我一个人读书太闷,便让奶妈把乡下老家的一双儿女接来陪我读书,男孩长我两岁叫科必,我们并不以小姐与下人相称,私下我也称科必为哥哥,科必生得没有羽哥那样白净(情人眼里出西施?),却比羽哥高了近一个头,黝黑的皮肤,浑身上下充满着野性,女孩与我同龄叫文香,倒长得娇俏可人,一身碎花青衣,看去更显得素雅靓丽,外人看来怎么也不会联想到这是一对兄妹。小孩子总是贪玩的,他们的到来,甚至让我忘了一同在梅树下灌水(我们从小就爱灌水)的羽哥。在书房里的红木长案上,我总是坐在中间,听着先生说什么“人之初,性……”。天窗上泄下的光线使偌大的书房显得格外的素净,对于先生的教授,我和文香有着近乎本能的喜欢,相反科必总是不能专心听先生讲授,以至没少挨先生的戒尺,奇怪的是每次科必伸出手来受罚,再疼也不会喊出声,每次我都用惊恐的眼神打量着科必,他黑漆漆的瞳孔里到底隐藏着什么……不上课时,我与科必兄妹只有一件事可做,那就是玩耍。我们不出大院,只是在一间间屋子里进进出出(那或许是捉迷藏),兄妹俩对我房间里的一切充满着好奇,可每次我撩起绣花门帘邀请他们进来玩,他们有点胆怯(难道是对不可知的畏惧?),总是一只脚迈进来,探头探脑的张望的,有时我会拿出梳妆盒里的白玉凤头钗给文香戴上,那时她会很矜持的不知所措,却总是那样的漂亮……我都有点嫉妒了。

  羽哥也会抽空来看我,我们都很珍惜这来之不易的见面,父亲更是叫下人准备最可口的膳食相待。那时候,我们四个人,一起在书房里读书聊天,羽哥在古文方面更是深得其父的真传,七八岁时就已熟读了论语与春秋,其文采风流更是在我们三人之上,所作诗词,富含唐风宋韵。科必总是在一旁静静地听,并无太多的发言,他总是深深的看着羽哥,眼里有着别人始终摸不透的嫉妒。而文香对羽哥的崇拜之情,更是溢于言表。

  转眼间我十四岁了,花一般的季节,这时不仅在诗词典赋方面颇通古今,还擅刺绣与音律,对男女之事也是情窦初开,隐约知道我自小与羽哥的鸳盟,奶妈也经常对我说,样儿快长大了,也越来越漂亮了,再过几年老爷就要把你许配给羽哥了,我的确很喜欢跟羽哥在一起,做羽哥的妻子更是一百个愿意,终身不离不弃。科必与文香虽终日与我相伴,但随着年龄的增长我们之间的等级似乎越来越清晰,不象孩提时那样的无拘无束了。科必对我的笑容总是掺杂着一丝令人猜不透的含义,我的举动更是显得不自然……

  十五岁生日那天,羽哥来的我家里的时候,我递给他一幅锦帕,是我亲手绣的。我从母亲给我的一匹江南绸缎上剪下一方,花了数月有余,终于绣成的一幅鸳鸯锦帕。锦帕上的一对红冠绿颈鸳鸯,嬉闹于蔚蓝色水池中,岸上葱郁的柳条上蹁跃着一双蝴蝶,左上角绣上了蝇头小楷的诗句:何处有鸳盟?说到多情泪总倾。晓梦沉沉身影在,无凭,琴瑟无声已不惊。科必知道我送锦帕的事情后很不开心,以后羽哥每次来我家的时候,他总是借故躲开,相反文香倒很喜欢与羽哥在一起,那一刻显得格外的开心。腊月的一天,奶妈有天跟我父亲谈及科必已经不小了,不能整天无所事事的在府里玩闹了,小姐只要有文香陪着就行了,想请父亲给科必在家里安排个劳作。父亲一想,是呀,几年就这么一晃过去了,科必长样儿两岁,也越发的成熟与健壮了,就让他跟着十一姐管理家里的勤杂事物吧(螺子与马能歇着就歇着吧),打这以后,我同科比的见面就少了起来。

  二八年华终于过了,父亲又把赵鸟请到了家里给我卜了一卦,问现在是不是可以出门了,赵大师这时已是老态龙钟了,奇怪的是那只鸟却没有一点变化,跟十几年前一样,大师一番掐指之后对父亲说,小姐以后可以自由出入了,但有时命相是不可改变的,可谓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呀,我也无能为力呀,父亲还欲细问,大师总是一笔带过,含混其辞……

  我终于自由了,对我来说,外面的一切显得那样的新鲜,就连天上的飞鸟和水中鱼儿也让我格外的兴奋,最令我开心的是,我可以随时见到心爱的人,羽哥经常牵着我的手到轱辘山去玩,到达山顶看着四周群峰叠透,云海涌动。轱辘山上有一崖,崖壁上刻有篆体“惊巅”(经典)二字,碰到羽哥诗兴好的时候,我总是陪着他站在崖前,倾听着他所作的良篇佳句。有时羽哥也会朝着群峰云海大声的呼喊着:我爱你……小样(我他妈笑得不行了~)

  一年孟秋,父亲念及奶妈在家里已有数十个年头了,又见我与文香情同姐妹,便提议收文香为义女,奶妈自然乐意,母亲也亲自为文香缝制袭丝花红裙,文香穿上后更是美艳。父亲为此在家中大摆宴席,包括了所有的下人,蚊香穿上长裙,双膝跪地的为坐在中堂之上的父亲沏了壶香茶,父亲喝了这茶,自此以后,我与文香就是真正的姐妹了。

  十九岁夏至的一日,员外与员外夫人一起来到我家,对此我感到很诧异,因为以往员外都是独自一人而来。后来奶妈告诉我,那是在商量秋后我出阁之事,羽哥的母亲向父亲递了黄道吉日,这次造访正是要与我父亲确认出阁的具体日期。员外夫妇走后,很长一段时间里,家里的下人越发的繁忙与喜庆。偶然的一次,在母亲的房间看到了婚柬上我出阁的具体日期,阴历八月初八。日子一天天近了……一切都在有条不紊的进行着,唯一的变化就是有下人反映科必那段时间经常酗酒滋事,父亲对此很不高兴,但碍于奶妈的情面,又因为秋后我将出阁的大喜之事,不便发作,只随便指责了两句。科必见我的时候总是少言寡语,更多的时候只是远处看着我,我也渐渐明白了科必对我的感情,那是我们之间绝对不应该有的感情,这种感情加上科必的眼神总是让我浑身发悚。我的心里只有羽哥,只盼着早点出阁跟羽哥长相厮守……

  离出阁的日子只有半个月了,这段时间羽哥也在准备,很少有时间来我家里,相互都期待着那一刻,我也常端坐在仿古梳台前拿出那九尾凤头钗看了一次又一次,内心泛着涟漪,家丁们也兴高采烈的忙成一团,人人腰上都束红色腰带,到处都在擦试与清洗,张贴着大红喜字,红得近乎刺眼,就连文香忙得我也很难见到…..

  也许真是大师所言,我同羽哥终是无缘走到一起,只叹造物弄人,命运的安排让人无路可退,幸福归宿虽在眼前却在一瞬间轰然倒塌。科必在我出阁的前七日,说是为我准备份出阁之礼,我也很感伤即将离别这一刻,当我迈入了科必的房间,殊不知自己已经跌入了万劫不复的深渊……是呀,很久没有象现在这样跟科必单独一起了,想小时我们四人那样的无邪。虽科必一直言语不多,但我能感觉到他沉默的背后藏着对我的热爱,后来渐渐长大,跟科必之间的也生疏起来,对我的热爱倒没有减去半分,依然是那样的眼神(禽兽般的?)……

  檀木桌上摆满了佳肴,紫砂里盛着上等的花雕,科必为我斟了个满盈,我静静地坐在对面,常年劳作使科必体格健硕,古铜色的肌肤透着一股蛮力,科必端起酒杯站了起来:“小姐,我知道你从来没有把我当下人看待,老爷更是对我恩重,自你五岁那年起,我与妹妹文香便来到府里陪读,朝夕间数十年过去了,我本不该对小姐有非份之想,但小姐能明白我内心的痛苦吗?对,我是很嫉妒羽哥,没有他文采风流,没有他的出身显贵,每天夜里寂寞的灵魂无时无刻不在吞噬我的心,恐惧也将我包围。”说着说着,竟呜呜的哭出声来,我看在眼里,不知所措,科比这时再次提起酒杯顿了顿说道,这杯酒我敬你,以后恐怕也没有机会这样在一起了,我听后也不免伤感,是呀,我能明白科必对我的感情,也了解他这么多年对我的思念,但是我爱的是羽哥,我跟科必是完全不可能的。充满歉意地端起酒杯,喝酒的那一刻我同样寄盼着科必有个好的归宿,片刻后我的眼前开始模糊一片,继而意识也开始混沌起来,流满着迷幻(敢情这流氓还下了春药?)……

  再次睁开朦憧的双眼,我发现自己躺在一张大床上,床顶的纹饰为镂空的花纹,整个房间里空无一人,意识到自己赤裸着身子,我吓了一跳,猛然坐起,啊,身体的某一处袭来一阵剧痛,这才注意到洁白的床单上散落着殷红色血迹,顿时脑子里一片空白,臂上的守宫砂正在渐渐地淡去……(禽兽呀……竟然迷奸我)我大脑一片空白,接着我想到了爹娘,想到羽哥,想到了惊巅崖……

  站在惊巅崖前,山风呼啸,云雾缭绕,崖边石壁陡峭,碧峰刺天,想起了平日同羽哥在此吟诗做赋,可谓恍如隔世,今生我只能叹造物弄人,不能同羽哥长厢厮守,片片相思不免令人肝肠寸断,愤然跳下……

  八月初八,大运乙未,天干相合,宜婚配,活泼粗矿的唢呐声响彻了整个小镇。手撑罗幔的迎娶队伍后面,是坐在花轿中的新娘,轿顶镏金装饰,金花轿檐,黄须饰边,四角垂流苏绣球,透体陈着传统的中国红。新娘顶戴白玉凤头钗,身着银色镶金旗袍,今日正是义妹文香同我羽哥的大喜之日。

  自我那日跳下惊巅崖之后,母亲整日沉淀在丧子之痛中,心力憔瘁终于一病不起,吃了数副郎中的草药,亦不见效,无奈将赵鸟请回家中,为母亲卜了一卦,赵鸟乍闻我惊巅跳崖这事,说道:自从贵千金出世,我就知道这其中的结局,无奈千金数年闭户不出,也躲不过这天定的浩劫,你看整个轱辘而地地势群峰叠起,而小镇只有一条河流,这条河流正是群龙相汇之处,至阳至刚。而贵千金命犯桃花,运理却又至阴至寒,阴阳相克,虽相生,但又不能平衡,故弱者亡也,其天论呀,乏天无术,愿尊夫人早日走出梦靥,数日后皆可康复。

  员外在我过世后也来到我家劝我父亲节哀,并告之羽哥在我死后也数日不起,神志恍惚,为魔所崇,父亲向员外致歉,另道:如员外不嫌,将义女文香许配给羽哥,以谓冲喜……员外欣然受之……

  羽哥婚后亦郁郁寡欢,每日愁容满面,一次偶感风寒后便狂咳不止。终于,染红了我送的那一方鸳鸯锦帕,羽哥自感时日无多,便嘱其父于他死后,葬于“惊巅崖前”。数日后,狂咳,卒。

  同月,科必午夜自缢于百年梅树上…
发表于 2008-9-17 18:29:42 | 显示全部楼层
应该加精华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9-17 18:34:42 | 显示全部楼层
看这头跟尾的距离~·
迈过`.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9-17 18:37:26 | 显示全部楼层
猛料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9-17 19:28:28 | 显示全部楼层
BI版《幻城》啊~~~呵呵~~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9-17 20:46:27 | 显示全部楼层
晕,火星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9-17 22:23:09 | 显示全部楼层
科比戏份太少.强烈抗议!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9-17 23:04:25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才注意到洁白的床单上散落着殷红色血迹,顿时脑子里一片空白,臂上的守宫砂正在渐渐地淡去…

我的妈呀~~~~~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9-17 23:10:27 | 显示全部楼层
原来小样的情感就是这样开始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9-17 23:13:11 | 显示全部楼层
每天200字符以内,搞连载

[[i] 本帖最后由 lkp528 于 2008-9-17 23:14 编辑 ]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9-17 23:39:43 | 显示全部楼层
请你到家园发迷你博客以提升人气~···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9-18 08:14:50 | 显示全部楼层
守宫砂……金庸小说看多了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9-18 08:42:45 | 显示全部楼层
不知所云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9-18 08:43:48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帖由 [i]鸡毛 于 2008-9-17 20:46 发表
晕,火星了

同意,这,,好多年前写的了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9-18 08:53:06 | 显示全部楼层
写的太好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9-18 08:54:39 | 显示全部楼层
有空来看,似乎不错,可以加分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9-18 10:11:33 | 显示全部楼层
  写得真不错,哈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9-18 10:13:38 | 显示全部楼层
晕,火星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9-18 10:31:25 | 显示全部楼层
哦。原来你们之间是这么回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9-18 10:42:07 | 显示全部楼层
2005年12月写的,很明显楼主不是从火星回来的。
不知道是从哪个星系回来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9-18 10:57:49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是哪个剧本啊,情节咋就都这样呢,哎。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9-18 11:03:44 | 显示全部楼层
朝着群峰云海大声的呼喊着:“小样儿, 我爱你……”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9-18 11:37:43 | 显示全部楼层
科必这个畜生啊
糟蹋良家妇女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9-18 13:17:03 | 显示全部楼层
看了半天纳闷呢,咦,好象没鸡毛什么事嘛,回头一想,哦,原来就是羽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9-18 13:58:52 | 显示全部楼层
么有想到事隔多年还有人记得那档子事儿。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9-18 16:57:56 | 显示全部楼层
小样儿,偶太爱你了。。。

虽然火星,但依旧经典。。。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9-18 17:02:18 | 显示全部楼层
赵扬你这个ID还能找回来奥,服了。文章虽然老,但还是很经典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9-18 17:12:22 | 显示全部楼层
雷,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9-18 17:14:56 | 显示全部楼层
马乐个彼得。。。

我就一奴隶。好几年了,我还在生气。。。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9-18 17:29:42 | 显示全部楼层
我觉得还应该多几个客串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Archiver|手机版|blueidea.com ( ICP05002321 )  

GMT+8, 2019-11-15 16:35 , Processed in 0.109098 second(s), 9 queries , Gzip On, Mem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